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电子
 

我,美元基金,今年没有港股IPO项目


时间:2022-06-13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融中财经(ID: The Capital),作者阿布。猎云网授权发布。

相比2021年上半年港股上市的热闹场面,2022年不仅在香港上市的项目数量减少,项目背后的美元资金也减少了。

今年上半年,知乎、壳牌、汇通达、创新奇智、金立永磁、锐科生物、乐普生物等21个项目在港股上市。相比之下,没有特别大规模的IPO项目,项目品牌也不如去年。

2021年上半年,港股市场IPO项目前五名主要是内地科技和物流企业。其中规模最大的是去年初上市的Aauto Quicker,融资总额483亿港元。今年上半年最大的IPO项目是金立永磁,募资规模42.4亿港元,相差近十倍。

项目品牌方面,规模不如去年上半年。去年赴港上市的项目有易车、物流、百度、思朋汽车、李、乃雪茶业等。但今年上半年,除了知乎、壳牌、蔚来,鲜有知名品牌上市。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共有97只新股在港股上市,但今年上半年香港IPO只有21只。按照这个节奏,可能不如去年。

更何况21只新股中,背后的美元基金也在减少。

筹集的资金数量急剧下降。香港股市不香吗?

地缘政治关系的恶化导致许多国家的高通胀,美联储加息导致市场资金紧张。数月来,香港及其周边股市一直承压。即使HKEx积极吸引中概股回家,似乎也无助于改变香港新股市场的疲软。

据《明报》统计,今年前5个月香港IPO融资不足170亿元,创下近12年新低。有投行人士认为,虽然涉及季节性因素,但核心问题是过去几年支撑IPO市场的中资科技股估值仍然受到监管压力的影响。

回过头来看,前5个月,今年的IPO是2009年之后最差的一年,前5个月募资额只有124.41亿元左右,然而。6月份,多只募资超过10亿元的新股上市,上半年募资额升至约176.48亿元。如果下月香港IPO仍停滞不前,可能进一步突破2009年上半年的新低。

Wind数据显示,截至5月底,募资金额最高的公司为稀土生产商金立永磁,最高募资约42.41亿元。

据《融资中国》统计,上半年除金立永磁外,还有4只新股募资超过10亿港元,分别是创新奇智、汇通达网络、法拉帝和云康集团,净募集资金分别为10.7亿港元、21.0亿港元和17.7亿港元。

募资额最低的分别是环龙控股9300万港元、东原仁智服务1.36亿港元、力高健康生活1.56亿港元、清晰医疗1.63亿港元。

上半年香港上市项目的背后,是美元资金活跃度的下降。

近两年中概股全线暴跌,导致上市项目回香港二次上市,港股被列为上市项目的首选。按照惯例,HKEx会欢迎大量中资科技股,但事实并非如此。在香港上市的项目大多处于“叫好不叫座”的状态。此外,在香港IPO项目的背后,是美元基金的活跃度在下降。

金立永磁:A H股上市,背后没有一元基金。

自2010年以来,金立永磁已进行了多轮融资,投资者包括青创伯乐、金创投、赣州稀土集团、商祺资本、中信证券、CICC、华泰证券等十余家机构

新奇智:创新工场子公司,赛富投资基金、软银愿景基金入局

据了解,创新奇智成立于2018年2月,是创新工场的AI子公司,仅仅创办3年,就完成了IPO。近几年,创新工场提出“塔尖孵化”——塔尖孵化采取的是研究和发掘世界前沿的技术趋势,主动搜寻优质的科学家项目标的,用业内的专业的投资投后团队组建的“科技投资+全面赋能”模式进行项目深度孵化。

创新奇智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有创新工场的支持,让创新奇智资本之路顺风顺水。

在向港交所递表前,创新奇智完成8轮融资,投资机构包括软银、中金等全球知名投行:2018年5月,成立仅三个月后,创新奇智迎来创新工场、成为资本1亿元多的天使轮融资;2019年1月,创新奇智完成中金甲子、成为资本、创新工场参与的4亿元多的A/A+轮融资;2019年12月,创新奇智完成近4亿元的B轮融资,该轮融资领投机构为华兴资本,中金甲子、赛富、宜信等机构跟投。彼时,该公司正式员工已发展至400余人,与数百家行业标杆企业达成合作;

2020年12月,创新奇智完成中金甲子、融汇资本、上海国和投资、华兴资本参与的C轮融资,正式跻身人工智能独角兽;2021年3月,创新奇智完成C+轮融资,参与机构包括海创母基金旗下海创千峰新旧动能转换母基金以及领岳资本;2021年6月,随着软银(软银愿景基金2期)的跑步入场,创新奇智完成D轮融资。

瑞科生物:美元基金的最爱,红杉、博裕现身

相比于发行规模较大的几家项目,瑞科生物的融资名单则更为热闹。

天眼查数据显示,IPO前,瑞科生物完成7轮融资,背后站着的投资机构,超过20余家,包括红杉中国、清池资本、Temasek淡马锡、易方达资产管理、博裕资本、Valliance、Sage Partners锐智资本、前海沃盈、世纪金源集团、招银国际资本、东方富海、金儒文化、君联资本、洲嶺资本、红杉中国、祥峰投资中国基金、海通开元、基石资本、元生创投、清松资本、光大控股、成业联股权、尼盛国际、天亿集团、前海沃盈、智明浩金、华润资本、招银国际资本、东方富海、中国医药城新药基金、弘讯资本。

这一项目中,出现不少美元基金的身影。这也说明,美元基金的投资偏好。

瑞科生物是一家以自主研发技术为核心驱动力的创新型疫苗公司,致力于打造覆盖研发、生产及商业化的创新疫苗全价值链企业。目前,作为一家临床阶段疫苗公司,瑞科生物尚未实现盈利。目前,其核心产品重组 HPV 九价疫苗以及重组新冠肺炎疫苗处于临床后期。

乐普生物:不见早期美元基金身影

而同样是生物医疗领域的乐普生物背后,也出现了十余家投资方。包括拾玉资本、苏民投、国创开元母基金、胡杨林资本、乐成医疗、阳光人寿、融汇资本、平安资本、海通创新、国投创合、国新央企、民和资本、平安创投、海通开元、阳光保险。

此外,基石投资轮中出现了两家外币基金,Vivo Capital(维梧资本)、King Star。

按照惯常看,港股上市的项目背后,大多都有美元基金的支持,但纵观今年上半年,赴港上市的项目VC/PE渗透率低,且美元基金参与的项目也很少。这或许能从侧面说明一些问题——美元基金的打法,在市场波动下出现问题。

他们所投资的大量项目,要么因估值问题暂缓上市,要么运营出现问题难以上市。

明星项目不赚钱:知乎、蔚来、贝壳“叫好不叫座”

上半年赴港IPO项目中,少见明星项目,而知乎、蔚来、贝壳三家较为知名的项目也大多“叫好不叫座”。

知乎:徐新套现6.2亿港元

去年,知乎登陆纳斯达克,市值一度超过300亿元,而如今市值仅为9.83亿美元(约65.5人民币),跌去8成。

知乎在港股的发行价为32.06港元,募资净额为8.3亿港元。不过,知乎此次在香港上市,不增发新股,该部分股份全部来自于早期投资者,意味着知乎此次回港并无募集资金的目的。

知乎2011年1月获得由创新工场投资的数百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2012年1月获得启明创投投资的数百万美元A轮;知乎2014年6月获得赛富基金和启明创投的2200万美元B轮融资;2015年9月获C轮融资,投资方包括腾讯和搜狗。2017年1月获1亿美元D轮融资。2018年12月,知乎获2.7亿E轮美元融资。2019年8月,知乎宣布完成F轮4.34亿美元融资,由快手领投、百度跟投,腾讯和今日资本原有投资方继续跟投。

市场上,有人将知乎的上市视为对早期投资人的“精准帮扶”——让投资人先撤。美股IPO上市前,今日资本持有知乎1629.44万股,而在港股IPO前,今日资本持有知乎1533.19万股。知乎在港股成功上市后,今日资本的持股数量将变为333.19万股,这就意味着今日资本将通过此次港股IPO减持1200万股,占其总持股数量的78%,可谓是“清仓式”减持。

过去,今日资本分别在2017年、2019年参与了知乎的D轮,F轮融资。有媒体称,其投资知乎的成本为5.83美元/股。倘若按照美元兑港币1:7.84的汇率计算,徐新的投资成本为45.7港元。以51.80港元出让1200万股,该次徐新套现金额约为6.2亿港元,投资收益为7300万元。

蔚来汽车:一季度,高瓴清仓

3月10日,蔚来采取“介绍上市”的方式登陆港交所。不同于小鹏和理想利用“双重上市”方式来募资,蔚来“介绍上市”仅并不进行募资。关于介绍上市,优势在于审查机制相对宽松,获准上市周期较短;劣势在于在半年内不得采用增发、发债等方式进行募资。

二发上市不募资,蔚来的解释是,“公司2021年三季度末现金储备约470亿人民币,并在同年四季度完成了20亿美元的融资。公司目前拥有充足的现金储备,短期内没有迫切的融资需求。”

和2021年小鹏、理想港股上市分别募资140亿和118亿港元相比,蔚来为了上市而上市,似乎有些不得已。

在不久前,美国证监会(SEC)已经将包括蔚来汽车在内的多家中概股加入“预摘牌”名单。毫无疑问,新增上市渠道为蔚来增加了一层抗风险能力。5月底,蔚来正式登陆新加坡交易所挂牌交易,股票代码为“NIO”,成为首家在美国、香港和新加坡同时上市的电动汽车公司。值得一提的是,公司在新交所上市的A类股可与其在纽交所上市的美国存托股份实现完全转换。

过去,包括百度资本,厚朴,华平,GIC,愉悦资本,淡马锡,红杉,联想集团,TPG,IDG等知名机构投资纷纷下注蔚来汽车。高瓴资本管理公司于2020年第三季度在NIO Inc.(纽交所代码:NIO)建立了头寸,以15.40美元的季度平均股价买入了超过200万股。在接下来的几个季度里,持股不断减少,直到2022年第一季度全部出售。

贝壳:高瓴下车,软银血亏

2020年8月13日,贝壳在纽交所正式挂牌上市。彼时贝壳受到了资本市场追捧,发行价每股20美元,开盘5分钟暴涨81.6%,2021年1月达到了近80美元。此后,贝壳的股价一直跌跌不休。

北京时间4月22日,贝壳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列入“预摘牌”名单,虽然贝壳当时公开表示“一直在积极寻求可能的解决方案,以最大程度地保护股东的利益”,但寻找避风港似乎成了必要选项。

5月11日,针对贝壳赴港上市,陈聪通过微信表示:“有效化解了公司面临的不确定性,保护了存量股东利益。另外,方案不涉及新股发行,最大限度避免了摊薄,加快了方案进度,有利于公司早日进入港股通,吸引更多投资者,提升流动性。”

贝壳股东中,腾讯旗下实体,持有A类股4.1亿股,占持股比例的11.3%;软银持有A类股份6%。但与此同时, 软银旗下SVF II多个子基金共计持有30%的A类股。

与腾讯、软银相比,高瓴选择了提前下车。

今年2月,贝壳披露文件显示,HHLR(高瓴)管理的基金持有8909万A类普通股,持股比例为3.3%,投票权为0。此前,美股上市时,高瓴持股贝壳5%,A类普通股数为1.76亿股,投票权为1.5%。这意味着,高瓴减持了1.7%的股份。

美招股书显示,软银豪掷14亿美元下注。2019年,旗下SVF II Shell Subco以4亿美元代价,获得2105.26万股;D系列融资中,又以9.5亿美元代价,获得4166.6万股。以此计算,软银持股成本大约为21美元左右。

2020年11月,贝壳宣布完成20.5亿美元增发,定价为58美元/ADS。如果软银参与,那么这笔投资将血亏。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