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电子
 

4年亏损50亿,万店拉夏贝尔大逃亡


时间:2022-06-14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在过去的一年里,许多行业都在发生重大变化。

在快时尚领域,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在欧美品牌ZARA和CA、日韩品牌优衣库和HM、国产品牌米粒邦威和太平鸟等几轮跑马圈地之后,商场里的快时尚品牌越来越少,销售曲线如同流星坠落。即使在消费企业创业最火热的阶段,也很少有人涉足服装领域。

谁曾想,就连手握万店规模的拉夏贝尔也走到了“退市”的边缘。

拉夏贝尔收到上交所监管《关于新疆拉夏贝尔服饰股份有限公司终止上市相关事项的监管工作函》。根据这份文件,拉夏贝尔已经触及终止上市的条件,自3月31日开市起停牌,这意味着拉夏贝尔有意终止上市。

在巅峰时期,La Belle的门店数量高达9269家,随后在随后的三年内骤降至300家。2018年,拉夏贝尔财务亏损1.6亿元。此后三年,拉夏贝尔亏损进一步扩大,频频发出“退市风险”的警示。

2021年,拉夏贝尔被四家债权人申请破产和解,如今即将退市。那么拉夏贝尔是如何从一万家店的规模跌到现在的呢?被称为“中国版ZARA”的拉夏贝尔有哪些商业手段?后悔退出的最终原因从何而来?

农民,来到悬崖边

2022年3月31日,拉夏贝尔发布了2021年财报。公司营收4.3亿元,同比下降76.36%,亏损8.21亿元。这是拉夏贝尔连续第四年亏损。前几年,拉夏贝尔要破产的消息在社交媒体上甚嚣尘上。

曾经以为,拉夏贝尔曾经是全国万店品牌。

1992年,出生在福建南平一个农民家庭的邢家兴刚满二十岁。一个偶然的机会,邢家兴报了职业培训学校的服装设计专业。在接下来的四年里,邢家兴在福州苏飞时装有限公司工作,然后辞职去北京服装学院深造。

此时的福建服装行业正如火如荼,安踏、匹克、七匹狼等品牌逐渐崛起。

1998年,27岁的邢家兴准备创业。这一年,拉夏贝尔和几个台湾省的老板一起创立了服装品牌拉夏贝尔。

自成立以来,拉百丽就是一个“赌徒”,即疯狂开店。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拉夏贝尔在成立后的十年间,开了600多家店。仅在2010年,拉夏贝尔就新开了300多家店铺。

在资本的加持下,2011年,拉夏贝尔门店数量达到1841家,2012年申请a股上市。然而,上市被拒。

拉夏贝尔继续高歌猛进,以“多品牌、直营”的方式丰富了20多个品牌。2013年获得高盛3亿投资后,门店数量增至5384家。

2014年,拉夏贝尔在香港证券交易所进行了IPO。2017年,在两次a股上市失败后,拉夏贝尔第三次成功IPO,成为中国首家“A股、h股”上市的服装企业,市值120亿元。今年,拉夏贝尔的门店数量达到了9448家的峰值,实现了其亮点。

刘水董事长受困于资本运作。

扩张、收购、投资.

拉夏贝尔将募集资金几乎全部用于门店扩张和品牌扩张,试图打造一个“中国版的ZARA”。过了一段时间,到2017年底,拉夏贝尔a股股价达到最高点30.62元,而停牌前,拉夏贝尔股价为1.05元,跌幅达97%。

2018年,拉夏贝尔营收突破100亿。

然而,数百亿营收的背后,是快速扩张带来的人员管理、租赁成本、仓促选址、门店铺设,使得拉夏贝尔在数百亿营收下首次出现净利润-1.6亿元的亏损。

2019年至2021年,拉夏贝尔持续亏损,在疫情等因素影响下,亏损进一步扩大,分别亏损21.66亿元、18.41亿元和8.21亿元。这四年累计亏损49.87亿元。

亏损后期,拉夏贝尔不得不变卖资产,“断臂求生”。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拉

公大楼、仓库。2019年末,拉夏贝尔负债率就已经高达85.59%,实控人邢加兴股票也被冻结。

亏损两年后,2020年2月,创始人邢加兴递交辞职报告,并提名陆尔穗接任,在协商未果之后,邢加兴提名段学峰,后段雪峰被选举为拉夏贝尔董事长,不论是陆尔穗还是段雪峰都极其擅长资本运作。

在七个月后,邢加兴提议罢免段雪峰董事长职位,并在2021年1月,段雪峰辞职,张莹被推举为新董事长,一个月后,张莹辞职,拉夏贝尔老将吴金接任。

2021年3月,邢加兴股票解禁,文盛资产接盘旗下股票成为拉夏贝尔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近20%。同年五月,吴金也递交辞呈,文盛资产张鑫“上位”。

人事频繁变动之下,拉夏贝尔在公司经营和资本债务方面愈加艰难,债务问题仍未得到解决。

3.品牌受的伤,从哪里找解药?

截至当前,拉夏贝尔累计涉及未决诉讼案件涉案金额约为4.63亿元,涉及已决诉讼案件尚未执行金额约为19.7亿元。

旗下145个银行账户也被冻结,冻结金额约为1.09亿元,17家子公司股权也被冻结,合计权益约为10.76亿元。

拉夏贝尔表示,公司将借助文盛、海通等资源和优势,通过业务优化重整,重新提升公司信用和融资能力。

资本运作多年,拉夏贝尔却忽视了一个重要的因素,那就是品牌本身。

早在最开始扩张之时,拉夏贝尔与众多国内外快时尚品牌门店一样,注重产品的款式更新“快”,主打基本、时尚款潮流,并未对品牌做较多塑造。

而随着Z世代的逐渐长成,对品牌、潮流文化的追捧让安踏、李宁、回力等一众品牌焕发第二春,在强调时尚的同时,塑造品牌文化、潮流文化,开展品牌联名、开启线上营销,寻求代言、引进亚文化圈层元素,许多潮牌也由此有了立足之地。

快时尚品牌在早些年并未有太多品牌倾注,往往将重心埋在“快”字之上,一如国产品牌美特斯邦威均有不同程度的错失。

国外快时尚品牌也面临着如此尴尬的局面。

今年年初,同属于ZARA母公司Inditex集团的Bershka,Pull&Bear和Stradivarius宣布将在2021年中前关闭在中国的所有实体门店。

在疫情的压力下,GAP旗下的Old Navy也顶不住压力离开中国市场,C&A出售了中国业务,Superdry放弃中国市场,Mango暂停中国市场开店计划。2021年8月,美国快时尚品牌Urban Outfitters宣布关闭天猫店铺。

即使是HM和优衣库也迎来明显的业绩萎靡状态。

当然,以上品牌并非完全是企业本身,只是在快时尚大环境下行之下,重营销、重渠道,轻品牌、轻研发的拉夏贝尔们常有此隐患。

在粗放发展之时,品牌的供应链、产品运营等往往会被渠道扩张带来的收入增加给淹没,但当品牌进入精细化运营之后,人工成本、管理成本、坪效提升等将会形成顽疾,最终迎来恶果。

如今的拉夏贝尔资不抵债,但好在其仍然保留了港股的融资通道,不会对公司经营产生直接影响。但在瞬息万变的品牌迭代大潮中,本就存在感不强的拉夏贝尔,还有多少时间?

据天眼查显示,拉夏贝尔对标的全球快时尚老大Zara门店为1975家(截至2021年Q3),H&M为4721家(截至2022年2月底),优衣库约为2260家(截至2020年)。

即使被称作“中国版ZARA”,拉夏贝尔想要解决债务危机赶上ZARA,更加遥遥无期。

更何况,ZARA如今也身陷囹圄。

参考资料:

数据来源:拉夏贝尔报告、天眼查

图片来源:网络、官网

参考文章:

互联网风云榜:快时尚遇冷,拉夏贝尔们都在承压

未来消费:60万人在直播间,等拉夏贝尔破产清仓

励石商业评论:励谁在围剿ZARA?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