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电子
 

金种子酒困于低端


时间:2022-06-16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2022年6月16日07:36336001

斑马消费杨威

当白酒股的绝大多数投资者都在分享企业业绩增长的红利时,十几万独留金种子白酒的股东黯然神伤。

公司主营业务连续三年亏损,无利润可分享。它只能心安理得地当“铁公鸡”。

低端酒救不了金种子酒,就很难走中高端和有限国有化。

我们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华润身上。

主营业务亏损3年。

几乎没有人会怀疑白酒股永远是a股的最佳投资标的。不然上海首富郭广昌也不会在2020年接连拿下金辉酒业和舍得酒业;不会有易方达基金经理张坤因为重仓四大白酒股而一战获得股神称号。

就算不是茅台五粮液,只要有一定规模的白酒企业,小日子大多过得滋润。经销商一手交钱,一手拿货。白酒企业一般不缺钱,但是有数不清的现金。怎么花,让白酒企业的领导很为难。

因此,大多数白酒企业热衷于财务管理。虽然对企业来说是效率最低的资金使用方式,但总体来说是健全的,没有过错。

任何行业都一样。如果你有一个聪明的生活,你有一个紧张的生活。

安徽上市酒企金字酒业(600199。SH)挣扎了好几年。

白酒行业一直有“东不入皖,西不入川”的说法。安徽人很会喝酒,甚至创造了很多喝白酒的方法。

这也造就了安徽白酒大省的地位。省内白酒上市公司除了金种子酒,还有迎驾贡酒、口子窖贡酒、顾靖贡酒,并称“四朵金花”。另外,大量的区域品牌,如高炉家酒、轩酒、文王贡酒、万酒等,随便一扯,在所在区域都有一定的战斗力。

在金种子酒的区域市场,不仅受到地方势力的强力挤压,邻省白酒巨头洋河也在安徽市场投入巨资。

由于内忧外患,金种子酒的生意每况愈下。2019年至2021年,连续三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亏损2.28亿元、1.14亿元和1.96亿元。

2021年年报披露后,交易所下发监管函,要求公司说明持续大幅亏损的原因,主营业务持续经营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被困在低端

除了白酒,金种子酒还销售药品,两者共同构成了公司的主营业务。公司医药板块经营相对稳定,经营和业绩波动是因为白酒板块。

2012年以来,受消费升级、区域市场竞争等多重因素影响,公司主要产品柔系列、祥和系列销量持续下滑,导致收入和利润持续下降。

尤其是2019年,公司白酒收入再创新低,较上年减少3.65亿元,下降41.62%。

从公司披露的数据来看,年初以来,公司白酒销量呈现明显下滑趋势,下半年更是出现断崖式下滑。7-12月,公司主要产品50元/公斤以下普通白酒和50-100元/公斤中档白酒收入同比分别下降54.94%和60.95%。全年销售白酒594.89万升,比上年同期减少456.17万升。

此时,公司意识到在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百元以上产品的市场需求在增加,低端产品受市场冲击需求在下降,而公司的主要产品集中在中低端。

2020年,公司为了应对外部不利因素,保持市场份额,在新产品未能交付的情况下,增加了普通白酒的销量。全年白酒销量再次回到1032.42万升,但增长速度

以2021年为例,金种子酒的费用率为32.59%,而行业平均水平为15.92%,同档次企业平均水平为

19.19%。金种子酒花钱的大头是销售费用,2021年占白酒收入的37.04%,而同体量的金徽酒、伊力特分别为15.77%和8.12%。

公司认为,销售费用投入差距较大的原因是,伊力特和金徽酒主要集中在新疆和甘肃市场,竞争对手相对较少,销售费用的投入产出比较高。

迟到的高端

金种子酒白酒业务体量小,一年不足10个亿,除了省内强大的竞争对手之外,贵州茅台、五粮液、洋河、泸州老窖、剑南春、郎酒、水井坊等一大批川酒、黔酒、苏酒在中高端市场的渗透,安徽省内中低端白酒过度竞争,利润空间持续受到挤压。

走在这条刺刀见红的赛道上,不转型,可能只有死路一条。

2021年,金种子酒加大了中高端产品开发力度,大力推广新品金种子馥合香,对传统柔和浓香型产品进行迭代升级,全年,公司百元以上中高档白酒销量达到38.93万升,销售收入9690.32万元,较上年有了较大幅度提升。

据了解,金种子馥合香聚焦 200—600 元价位段,2021年已获得过亿销售额。今年一季度,销售额为3253.37万元。

与此同时,公司实施老产品迭代升级,将存量产品柔和系列推至白酒行业规模最大的百元价格带。公司还有野心,择机推出千元以上价格产品。

金种子酒是一家典型的区域性白酒企业,公司九成以上收入都来自安徽省内。在上一波白酒全国化的浪潮中,公司无甚作为。

在业绩的巨大压力之下,公司终于决定,在稳固省内特别是大本营阜阳市场的基础上,实施有限全国化,重点拓展长三角、珠三角市场。

只是,真正走出并走好这一步,谈何容易?

对金种子酒来说,有一个好消息是,华润看上了它。

今年2月,公司公告披露,控股股东阜阳投发,拟将所持金种子集团(持有金种子酒27.10%股权)49%股权,转让给华润战投。

受此消息刺激,金种子酒股价逆势上扬,从2月8日12.83元/股的低位,一路奔向3月18日32.87元/股的年内高位,涨幅超过150%。之后,虽略有调整,但仍维持在20多元。

投资者看重的是,华润强大的实力,以及它运作山西汾酒的成功经验。

4个多月过去,股权转让仍没有尘埃落定。山西汾酒的成功,能在金种子酒身上重现吗?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