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电子
 

看懂AR后,我觉得应该夸夸罗永浩


时间:2022-06-20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众多创业者的勇气、决心和革命精神,正是AR行业崛起的核心动力。

众多创业者的勇气、决心和革命精神是AR行业崛起的核心动力。

来源:亿欧。com

文|王鹏

编辑|顾妍

罗永浩又开始了双重创业,这一次“行业之光”闪耀在AR赛道上。

6月13日,罗永浩发消息告别社交平台,并说明了下一个归宿:“真实的故事即将结束,我要重新开始自己的创业。这家创业公司是一家AR技术公司。”至于选择AR的原因,罗永浩表示,他和他的合作伙伴认为AR是下一代计算平台。

欧派在《别等苹果AR眼镜了,国产的不香吗?》之前的文章中提到,更注重虚拟与现实的互动,可以广泛应用于移动场景的AR相比VR是消费市场的一匹黑马。虽然AR目前主要面向B端,但随着技术和生态的成熟,AR最终会成长为C端市场千亿规模的赛道。

面对巨大的蛋糕,罗永浩表现出有备而来。根据他的创业蓝图,未来3-5年,罗永浩和他的合伙人将带领一个数百人的团队,先做有代表性的AR硬件和操作系统,争夺下一代计算平台行业领袖的宝座。

但是,有备无患并不一定意味着安全。前景广阔的AR赛道还有太多迷雾,让所有创业者都不得不如履薄冰。罗永浩也承认实现梦想会九死一生,所以也准备了B计划和c计划。

可以肯定的是,无论罗永浩的创业之旅是否成功,都会给国内AR行业的发展带来积极的意义。

选择:下一代计算平台

罗永浩选择AR进行再创业,是因为他相信AR是下一代计算平台。

VR,AR,MR,XR…….许多人不熟悉这些新的技术概念。VR(虚拟现实)是一种通过图像、声音、视频、3D模型等虚拟信息给人以环境沉浸感的技术。孪生AR(增强现实)可以进一步将这些虚拟信息叠加在现实世界上。

目前VR硬件正在从科技潮向日常消费电子产品转变。在电商平台上,支持社交、看电影、游戏等娱乐功能的VR头显和一体机并不少见。

虽然ar硬件在消费市场并不普及,但得益于一些开发者工具,很多AR应用已经通过手机连接了我们的生活,比如社交软件上的AR识别和AR滤镜。

对VR和AR有一定的了解,对MR(混合现实)和XR(扩展现实)更了解。前者可以说是VR和AR的聚合,后者是VR、AR和MR的统称。

在罗永浩眼里,“下一代计算平台”的称号必须有亿级销量支撑。但是由于技术和生态的不成熟,整个AR硬件的市场规模还处于初级阶段。取而代之的是VR硬件,已经进入放量阶段,红利期指日可待。

IDC数据显示,2021年,VR/AR终端硬件全球出货量达1123万台,同比增长92.1%。其中,VR终端硬件出货量达到1095万台,而AR终端硬件出货量仅为28万台。

为什么没有选择目前火热的VR赛道?罗永浩在接受采访时表示:“VR的本质更像是一台游戏机。就算有再多的社交属性,一年卖个一两亿台也该到头了。”

从技术上来说,VR更符合游戏主机的概念,因为它直接向用户展示虚拟信息,提供封闭的、完全沉浸式的体验,强调用户与虚拟世界的实时交互,通常用于室内场景。

另一方面,AR技术在真实场景上叠加虚拟信息,塑造增强现实体验,更注重基于真实世界的实时交互,可以广泛应用于移动场景。

生而不同,注定AR在消费市场的潜力远大于VR。罗永浩说AR是下一代计算平台,这是科技界的共识。

据亿欧智库《2021中国VR/AR产业研究报告》测算,2020-2025年,中国AR终端硬件出货量将保持103.4%的年复合增长率,远高于VR设备。预计到2025年,中国AR终端硬件出货量将达到2088万台。同时,国内AR终端硬件的市场规模也将上升,达到1253亿元。

图源:亿欧智库

来源:亿欧智库

机会:时间和资源

进入AR行业,罗永浩会用心做“子公司”。

//stock.finance.sina.com.cn/usstock/quotes/AAPL.html" class="keyword f_st" target="_blank">苹果狭路相逢。

  苹果正在研发AR设备是科技圈人尽皆知的“秘密”,尽管迟迟不见新品踪迹,相关情报已不胫而走。当下,整个消费市场都缺乏一款令人称心如意的AR眼镜,因此所有人都对苹果公司“一鸽再鸽”的产品翘首以盼。

  最新消息显示,苹果的AR/MR头显预计将在2023年正式面世,而另一款更加轻薄化的AR眼镜,将会在2024年底发布。

  不过在罗永浩看来,苹果公司虽然会在硬件或者技术方面做出全世界都望尘莫及的一些指标,但其产品创新能力已经大不如前。

  当前布局AR的海外巨头不止苹果一家,谷歌微软等知名科技公司也一直在这个领域深耕细作。其中,谷歌早在2012年就发布了第一款AR眼镜,其第二代产品也在今年5月的开发者大会上得到展示;而微软分别在2015年和2019年上线了两代HoloLens AR/MR头显。

图源:网络图源:网络  

  国内传统手机厂商也对这一新的硬件赛道虎视眈眈,包括华米OV在内的手机大厂,目前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自家的产品,诸多专利和概念产品已经先行,同时也有量产产品上市开售,比如OPPO于去年底发布的单目式AR眼镜。

  国内的AR初创企业也不能小觑,不少硬件厂商已经在B端市场初具规模,同时正在强化C端市场影响力。就在上个月,雷鸟创新、影目科技、Rokid和Nreal等AR新势力都有新品上市发售。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公司最近两年都得了资本的强力输血,由投资线索顺藤摸瓜,可以看到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巨头也已经通过另一种方式入场,为其日后拓展AR生态做好准备。

  由于VR和AR硬件在显示、计算和交互方面有许多底层共性技术,因而VR领域的诸多企业也是AR创业者潜在的竞争对手,它们很有可能会在时机成熟后挤入赛道。

  以VR巨擘Meta为例,在拥有全球销量第一的VR硬件品牌Oculus的前提下,Meta也已经将AR眼镜提上日程。根据外媒报道,Meta计划在未来6年内推出至少4个不同版本的AR眼镜,第一代产品将会在2024年之前推出。

  这也就意味着,国内目前颇具市场影响力的Pico、爱奇艺、大鹏等VR硬件厂商,将来大概率也会摇身一变成为AR跑道的参赛选手。

  面对四郊多垒的行业格局,罗永浩分析自己的机会在于时间窗口和团队资源。

  比上是抢占先机。根据罗永浩的推测,AR的大规模商业化还需要3-5年,目前科技巨头和手机大厂,由于各种原因基本上都没有倾尽全力做AR,并且短期内不会入局,可能要到临近时间点的1-2年才会发起冲锋。

  比下则是拼团队资源。罗永浩表示,AR巨大的软硬件工程量,至少需要几百上千人团队规模开发三五年以上,才能做出消费级产品,而目前全球范围的AR创业公司几乎都是一两百人的团队。

  “成事久、资源好的科技巨头普遍都没有太多创新能力,富于创新力的优秀小团队又普遍没有足够的资源来做成工程量巨大的事情。所以我们这种创新能力强,综合资源又比多数同一领域创业公司好几个级别的团队,会有比较大的机会。”罗永浩受访时如是总结。

  计划:硬件+OS

  和坚果手机+Smartisan OS一样,罗永浩的AR创业计划,依然从硬件和操作系统(OS)两个部分来入手。

  硬件产品方面,罗永浩目前还没有公开具体想法的打算。不过他表示,目前整个行业的硬件水准还没法大规模商业化成功,因而硬件团队的计划是在三五年内每年研发一款工程机,原则上不对外发售,仅限内部开发使用。

  Wellsenn XR报告显示,2022年一季度,全球AR眼镜出货量为8.2万台,同比增长39%。其中主力仍为微软、Realwear和爱普生等品牌面向B端的硬件,而Rokid、Nreal和OPPO等公司的消费级产品销量均只有几千台。

  亿欧整理发现,目前市场上To B的AR眼镜在显示、计算等参数上已经能拿到及格分,但是并不能满足消费级别的功耗、发热、重量和续航等需求。而众多To C的产品,则是在硬件配置和性能做减法,以在消费级应用场景中提供舒适便捷的体验。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推出消费级AR硬件的厂商大部分都是初创企业。罗永浩表示,创业公司售卖产品的原因可能是多种多样的,锤子科技当年也通过发布完成度较差的产品融来了第二轮的资金。然而,这一次再创业不会存在类似的需求和问题。

  参考智能手机,AR时代的操作系统也将会衍生出自己的生态。目前,大部分AR厂商都在根据开源的安卓系统来深度定制OS,而微软、苹果等科技巨头选择了自研的道路。另外,华为开发的分布式鸿蒙系统,未来也将支持AR硬件。

  在操作系统层面,罗永浩的目标是在下一代计算平台上塑造类似安卓手机系统的影响力。罗永浩对于软件团队的安排,就是在未来几年内完成消费级AR产品所需的全部内建软件,以及重构大量底层设计的操作系统。在他看来,这将成为他们的核心竞争力。

  罗永浩认为,手机时代的Smartisan OS由于起步晚,只能是在成熟的安卓系统上添砖加瓦,而且很容易就被抄袭。到了AR时代,大家都是在新的白纸上作画,所以完成巨大的代码量,本身就是一种护城河。

  “我们想在AR时代抢先做出一个像2007年的iPhone+iOS一样的东西,成为下一个平台上类似苹果一样的公司。”罗永浩受访时这样说。

  不过,罗永浩对实现这一目标并没有足够的自信,甚至还以“九死一生”形容未来,因为实现这一目标拼的不只是产品,还有公司资源。如果A计划不成功,未来他也会考虑被大厂收购的B计划,或是放弃OS只当硬件厂商的C计划。

  AR赛道的竞速没有公平可言,创业团队只能一步一个脚印,而科技巨头旗下部门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赛跑,即便是起步慢了,也有很大概率依托强大的技术底蕴完成逆袭。

  从目前的技术格局看,诸多海外科技巨头的专利实力已经全面领先国内。根据日经新闻的最新报道,在全球AR/VR相关技术专利格局当中,微软的专利竞争力位居第一,Magic Leap、索尼、苹果、Meta、谷歌则紧随其后。

  对于一切要从零开始的罗永浩而言,AR创业的技术积累可谓任重而道远,也注定要烧钱无数。在选择不对外发售消费级硬件的条件下,除了融资,罗永浩还预备好了两个资金渠道。

  罗永浩表示,一方面,AR软件和VR软件有较高的代码复用率,因此未来会将开发的部分AR软件和应用率先移植到VR平台上来盈利;另一方面,特定用途的垂直类AR设备技术目前相对成熟,完全有可能在2-3年内实现商业化,这个过程也会带来收入。

  写在最后

  作为一个话题度很高的人物,罗永浩选择AR赛道再创业,在科技圈引起了广泛的讨论。不过包括他自己在内,大家对于这件事的结果都没有信心,其“行业冥灯”的称号屡屡被提及。

  但有消息称,罗永浩目前已经成功找到了投资人,而VC看好的正是他屡战屡败的经验。

  罗永浩在采访中也谈到,AR是其“真正感兴趣并愿意投入后半辈子去做"的一个方向。所以即便前途未卜,他还是选择毅然前进。这让人想到屈原在《离骚》里的名言:“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罗永浩的故事,同样也是AR赛道创业者的一个缩影。在巨头抢滩、大厂环伺的背景下,以罗永浩为代表的初创公司的入局,将为整个AR市场注入更多活力。而众多创业者的勇气、决心和革命精神,正是AR行业崛起的核心动力。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