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电子
 

空头博弈日本央行:沽空日元胜算几何?


时间:2022-06-23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这场做空日本国债的游戏还没有赢。”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感慨地告诉记者。

他所说的日本国债做空游戏,是越来越多的对冲基金在大举买卖10年期日本国债,押注后者收益率将超过0.25%政策设定的上限,以此押注日本央行在全球央行连续大幅加息的压力下,将不得不放弃原有的宽松货币政策。

但出乎他们意料的是,日本央行毅然决定反击。

为了表明继续宽松货币政策的决心,上周,日本央行购买了10.9万亿日元(约合808亿美元)的日本国债,不仅创下了历史最高单周购买纪录,还导致许多做空日本国债的对冲基金倒闭。

上周五,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再次强调,为将长期利率控制在设定的目标区间内,央行将在每个交易日实施固定利率无限购债(YCC)操作,同时继续将短期利率维持在负0.1%。

黑田东彦指出,为了支持日本经济的持续复苏,现在不宜收紧货币政策。在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仍低于疫情前水平的情况下收紧货币政策,将对经济产生重大负面影响。

"然而,对冲基金并没有因此退缩."该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本周以来,他们似乎找到了一个新的武器,——,即大举买卖日元,迫使日本央行干预外汇市场(买入日元,卖出美元),以稳定日元汇率。此举将被外界视为日本央行货币政策“改弦易辙”的重要信号,从而刺激更大规模的抛售日本国债潮。

成功预测2008年金融危机的著名“末日博士”鲁比尼指出,如果日元兑美元汇率进一步跌至140,日本央行将被迫调整货币政策,最终放弃零利率等激进的宽松货币政策。此外,如果日元对美元汇率进一步下跌10%,将造成日本严重的通货膨胀,导致日本央行放弃零利率政策和收益率曲线控制(YCC)计划。

截至北京时间6月22日17时,日元对美元汇率徘徊在136.2附近,触及近24年来的最低点136.71。

“对冲基金卖空日元的激增将对日本央行构成新的严峻挑战。”一位亚太地区私募基金负责人分析道。特别是日元汇率不断下跌,正在让日本企业和民众感受到越来越大的物价上涨压力,要求日本央行稳定汇率的呼声日益升温。

瑞穗证券指出,越来越多的对冲基金敢于“对抗”日本央行,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受到做空日本国债的超额回报预期的“诱惑”。3354如果日本央行最终决定放弃债券收益率曲线控制(YCC)的宽松货币政策,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将很快飙升至1%以上(相应的债券价格将大幅下跌),使得做空日本国债的策略收益极大。

正在参与卖空日本国债的对冲基金BlueBay的高级投资经理拉塞尔马修斯(Russel Matthews)表示,他们认为日本央行将在未来某个时候被迫放弃宽松的货币政策,否则将面临极其糟糕的局面:——日元,日本国债价格将继续快速下跌,这对日本经济发展极为不利。

亚太区私募基金负责人向记者透露,尽管上周日本央行创纪录的购买日本债券令对冲基金受挫,但本周以来,越来越多的对冲基金仍在加大杠杆力度,做空日元和日本国债,甚至一些做空日本债券的投资组合的杠杆比例超过10倍。

在他看来,如果日本央行最终做出“妥协”,放弃YCC的宽松货币政策,可能会造成约2000亿美元的损失,并使对冲基金ea

早在2016年,为摆脱通缩压力,促进国内经济增长,日本央行决定推出债券收益率曲线控制(YCC)的宽松货币政策,即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上限设定为0.25%。如果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升至0.25%以上,日本央行将无限制买入日本债券,直至后者收益率降至0.25%。

"现在,YCC的这种宽松货币政策已经成为许多对冲基金的目标."上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原因是,在全球通胀高企迫使许多央行大幅加息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对冲基金认为日本央行难以“独善其身”,迟早会放弃YCC的宽松货币政策,这将导致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大幅飙升(债券价格也会相应暴跌)。

自6月以来,许多全球对冲基金加入了卖空日本债券的阵营,导致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上涨数倍,并突破了0.25%政策设定的上限。

上周,由于对冲基金继续加大做空力度,日本10年期国债期货盘中暴跌2.01日元,创2013年以来最大单日跌幅,两次引发大阪。

交易所的熔断机制。

但令他们失望的是,日本央行不为所动,甚至斥资10.9万亿日元购买日本国债,令日债空头“无功而返”。

“这一度打爆了不少日债空头。”一位债券经纪商告诉记者。由于众多对冲基金采取按周借入10年期日本国债头寸抛售沽空,若日本央行大举买入日债举措令其价格没有下跌,他们的沽空操作不但“颗粒无收”,还不得不承受较高的日债拆借成本与交易成本,令他们“偷鸡不成蚀把米”。

记者多方了解到,这令部分对冲基金选择暂时离场,令10年期日本国债市场的沽空压力有所缓解。

“这背后,是上周五日本央行行长强硬重申延续YCC等宽松货币政策,令某些对政策敏感度较高的投机资本知难而退。”这位债券经纪商认为。但众多对冲基金仍选择留守——本周以来,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两度上涨突破0.3%整数关口(尽管随后迅速回落至0.25%下方),表明对冲基金仍在试探日本央行是否放弃YCC宽松货币政策。

他直言,本周不少对冲基金仍在悄悄加大资金杠杆用于沽空日债,因为他们找到了新的突破口。

借道沽空日元“胜算几何”

前述债券经纪商所说的新突破口,就是越来越多对冲基金转而大举沽空日元,迫使日本央行干预汇市(卖出美元买入日元)稳定日元汇率。此举将被市场视为日本或放弃默许日元贬值的重要信号,预示着日本央行可能会很快改变宽松货币政策。

为了放大日元贬值幅度,众多对冲基金干脆大幅度增加日元利差交易规模,即他们趁着美联储或持续单次加息75个基点,大举借入日元兑换成美元投资美国国债,此举令日元兑美元汇率持续跌跌不休。

截至北京时间6月22日17时,日元对美元汇率徘徊在136.2附近,盘中一度触及过去24年以来的最低点136.71。

在多位外汇交易员看来,对冲基金的如意算盘是,若日本央行迟迟不干预汇市稳定日元汇率,日元对美元汇率将持续跌破140整数关口,到时日本企业与民众将感受到更大的物价上涨压力,要求日本政府稳汇率的呼声日益上涨,最终迫使日本央行不得不调整此前的宽松货币政策,如此日本国债收益率相应大幅飙涨(债券价格下跌),令他们的沽空日债策略最终获得极其丰厚的回报。

正在大举沽空日本国债的Legal & General Investment Management多资产基金主管John Roe表示,日本央行的YCC货币政策最终会破裂,他不明白日本央行如何坚持下去,很多对冲基金已做好准备,让日本央行最终不得不调整宽松货币政策。

值得注意的是,衡量下个月汇率波动趋势的日元月度隐含波动率保持在13.4%,接近2020年3月以来的最高位。这表明越来越多对冲基金正在押注日元汇率持续大幅贬值,迫使日本央行采取干预汇市行动。

“这或许还暗示了另一个截然不同的迹象。”前述亚太地区私募基金负责人向记者透露,即这些对冲基金预计日本央行很快会干预汇市,在远期日元外汇市场纷纷买入看涨日元期权期货头寸,对冲自己的沽空日元操作风险。

数据显示,投机性较强的一个月期美元兑日元看涨期权的操作成本较同期限看跌期权高出逾两个百分点,表明外汇经纪商担心日本央行随时会干预汇市打击日元空头,要求日元沽空者必须支付更高费用以对冲政策风险。

“目前,金融市场都在密切关注日本央行对日元持续贬值的容忍度到底有多高。”这位亚太地区私募基金负责人指出。事实上,日本央行很可能采取“以静制动”的应对策略,静待对冲基金感到无利可图而被迫离场。究其原因,一是美联储持续大幅加息令对冲基金的杠杆融资成本水涨船高,自己也会因操作成本过高而“打退堂鼓”;二是只要日本国债价格保持稳定令对冲基金无法获取投机沽空收益,也会迫使他们算盘落空而离场。

记者多方了解到,对冲基金将沽空日债操作称为“寡妇交易”。如今,这场“寡妇交易”已悄然进入最激烈的博弈阶段。

(作者:陈植 编辑:张星)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