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电子
 

一笔一画皆生命  一枝一叶总关情


时间:2022-06-24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103010,余枫、曾、编著,广东科学技术出版社2022年2月出版,定价188元。

兜兰,刘芸,微笑。

卡特兰余丰慧

本报记者朱汉斌

兰花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花卉品种之一。中国的兰花主要分为兰花和兰花两大类。近日,由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俞峰、曾、主编的《兰蕙幽香:兰科植物手绘图谱》(以下简称《兰蕙幽香:兰科植物手绘图谱》)一书出版。本书收录了100幅兰花的科学绘画,包括了兰花中最具代表性的品种,如中国兰花中的大花蕙兰、大花蕙兰、大花蕙兰,以及中国兰花中的蝴蝶兰、兜兰、石斛等。

跨越时间的持久性

捧着《兰蕙幽香》,主编之一、华南植物园资深画家于峰在接受《兰蕙幽香》采访时感慨万千。她回忆说,1978年,中科院华南植物所(现华南植物园)老所长陈凤怀从全国科学大会回来,让画室和科研人员共同编著了一本专著《3354》,将具有华南园林研究特色的木兰科、姜科、兰科植物以绘画的形式呈现给读者。

为此,包括余枫在内的数字画室画家们,奔赴华东、西南、华南、华南植物研究所写生、收集素材,用最生动的素材描绘出木兰科、姜科、兰科植物的迷人之美和生命形态。

于峰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这本书的出版见证了原华南植物研究所老一辈植物科学画家40多年的不懈努力和坚持。“现在,这些在书柜里沉睡了40年的手绘兰花终于面世了!”

华南植物园(原名中山大学农林植物研究所)于1929年开始对兰花进行迁地保护,是中国最早收集和保存兰花的研究机构之一。丰富的种质资源为植物科学绘画提供了充足的素材。

《中国科学报》和《中国木兰》分别发表于2004年和2012年。“它们都是科学的,坚持了《植物志》的初衷,客观准确地描述了物种。103010从兰花的审美和文化特征出发,充分体现艺术性,力求给读者以美的视觉体验。”余枫说。

103010主编之一、华南植物园研究员曾表示,这本书的内容设计充分考虑了科学性、艺术性和可读性的特点。在画风上,以科学绘画为主要表现形式,适当运用一些国画作为点缀,使画风在统一中变化;在写法上,充分考虑文笔与绘画的协调,摒弃以往平淡的描写,增加了源远流长的中国兰花文化知识。张玲玲是该书的编辑之一,主要负责写作。

曾军现在是华南植物园观赏园艺首席科学家,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在兜兰种质资源保护和利用方面处于世界先进水平,育成花卉新品种90多个。本书收录的文飞兜兰、春云兜兰、绿云兜兰、宠儿兜兰、昆仑兰是他们研究团队培育的新品种,其中文飞兜兰和COP15获得了第十届中国花卉博览会展品金奖。

将兰花的细节和特征“意译”在画纸上。

植物科学绘画是绘画中的一个小专业。

余枫指出,植物科学绘画以植物为对象,以绘画为手段,研究植物的整体形态或部分形态。

形态特征进行精确描绘的特殊艺术创作形式,对植物学研究、植物知识普及和美学教育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笔笔皆生命,叶叶总关情。“优秀的植物科学画,不仅能够准确地将关键分类特征科学地展现出来、记录下物种永恒的特性,同时通过纯熟地运用各种技法,为公众传递植物的艺术美感。”余峰说。

每一幅科学绘画直接展现给观众的仅仅是整个创作过程的冰山一角,画面之外其实还隐含着海量信息。“画兰科植物是我最爱之一,特别是卡特兰这张画令我颇有体会。”在余峰绘制的众多作品中,卡特兰杂交种的绘画经历让她难忘。

卡特兰是热带兰中花朵最大、色彩最艳的种类,在国际上享有“洋兰之王”的美誉。卡特兰的植株中不同部位有着几种不同的质感,为此余峰尝试采用水彩画中的湿画法,结合国画技法中的一笔点染接色法一气呵成,这样一来,唇瓣的丝绒感、花瓣的飘逸感就能与具坚挺感的革质叶片相得益彰。

余峰1963年毕业于上海轻工业学校美术设计专业(现上海应用技术大学艺术设计系),师从上海著名水彩画家张英洪。1976年进入华南植物研究所绘图室工作,直至2001年退休。如今,已是古稀之年的她对于植物科学画的创作与探索仍在路上。

投身行业40余年,余峰创作了超千幅植物科学画作。记者从书中看到,包括余峰在内的植物画师们用细腻的笔触将兰花的所有细节和特质“转述”在画纸上——自由的线条、沉稳的斑点、准确的用色,以极具感染力的方式将每一株植物的姿态和生命力真实、精细地表达出来。

为更好地表现庞大而多姿多彩的兰花家族,经原绘图室集体讨论,本书的绘画风格以科学画为主要表现形式,适当使用部分中国画作为点缀。新尝试的前提是不能背离科学画的主体要求和表述初衷,让该书的画风在统一中有所变化。

“摄影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植物科学绘画仍旧是不可替代的,如果说摄影能够记录瞬间,那么科学绘画记录的就是物种的永恒。”余峰说。

科学与艺术兼容

自从有人类活动起,人类就开始用绘画记录日常生活中所接触到的各种事物。可以说,绘画记载早于文字记载,随着各种书画材料的不断发明才逐步演变成我们今天讲的“博物画”。如宁夏贺兰山、广西花山等世界各地岩画,都是博物画的雏形。

“植物科学画是以科学用途来描绘植物的画作,与普通植物画不同的是,植物科学画既要精细、准确地反映植株和器官的形态特征,同时又要与艺术融为一体,做到科学与艺术完美兼容。”曾宋君说。

余峰认为,植物科学画是画师们通过自己的观察、领悟和综合整理,将植物学家的研究结果以绘画的手段进行描绘,以弥补文字描述中不易表达的形态特征的一种方式。

比如面对一片叶子,如果没有一定的素描基础,是无法描绘出它脉络的走向或是空间感的。“其实,一幅好的植物科学画除了能为科学研究提供准确的信息外,还可以给人以美的享受。画师也可以借此追求艺术和个性,呈现独特的审美情趣。”余峰说。

在余峰看来,她的工作不但能发现美,更能记录美、创造美。“我是幸运的,所从事的职业让我在科学的领域里领略到大自然中的艺术美学,也能在艺术绘画领域里寻觅到科学的真谛。”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