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电子
 

印尼政策频繁变动 国际棕榈油价六月跌幅一度达22%


时间:2022-07-06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当地时间7月4日,马来西亚交易所(Bursa Malaysia Derivatives Exchange)9月交割的基准棕榈油合约收盘下跌7.65%,至4348令吉/吨,为连续第二个交易日下跌。6月,马来西亚棕榈油价格从6632令吉/吨的高点下跌22%至4922令吉/吨。

7月1日,全球最大棕榈油生产国印度尼西亚表示,正在考虑增加棕榈油出口配额,并提高混合燃料中生物柴油的含量,以降低其国内的高库存。

孟买植物油经纪商Sunvin Group的研究主管Anilkumar Bagani表示,印尼棕榈油出口增加对其他棕榈油产区来说是一件负面的事情,尤其是马来西亚,市场正在对此做出反应。

印度尼西亚是世界上最大的棕榈油生产国和出口国,其棕榈油政策的不断变化扰乱了棕榈油市场。近一个月来,国际棕榈油价格持续下跌。

"这主要是由于其起源的基本面."银河期货油脂分析师刘博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印尼高库存扩张的压力迫使该国在短时间内放松出口政策,因此国际市场棕榈油供应由紧转松,棕榈油供应格局发生变化。结合美联储加息和宏观下行预期,棕榈油价格持续下跌,达到历史单月最大跌幅。

印尼棕榈油政策变化频繁。

印尼棕榈油政策出现新动向。7月1日,印尼提出增加棕榈油出口配额,允许在中国销售棕榈油的企业出口7倍于国内销量的棕榈油。截至7月4日,印尼商务部已经发放了240万吨棕榈油产品的出口许可证。

此前棕榈油出口配额比例为1: 5。举个例子,如果一个生产商能以每升14000印尼盾的价格卖出1000吨散装食用油,就能出口5000吨。

宝城期货农产品研究员毕慧告诉记者,出口系数的上升反映出印尼棕榈油库存压力问题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印尼政府正在通过鼓励出口和增加国内消费来缓解巨大的库存压力。如果后续出口仍无明显改善,不排除印尼政府将彻底放开出口,放弃DMO(国内市场义务)政策。

除了出口配额的调整,印尼海洋事务与投资部统筹部长卢胡图潘查伊坦声称,印尼政府将实施一项计划,考虑将生物柴油的强制混合比例从目前的30%提高到35%或40%。这一计划的实施将取决于棕榈油的供应和价格。

根据CGS-CIMB研究公司的分析师Ivy Ng Lee Fang和Nagulan Ravi发布的报告,如果提高生物柴油混合比例的计划得以实施,并且新的要求适用于所有行业,印尼生物柴油的棕榈油使用量可能会增加150万吨至160万吨。“这对粗棕榈油(CPO)价格来说是个好消息,因为用于生物柴油的棕榈油的增加将提振棕榈油需求。然而,鉴于印尼实施更高的生物柴油法规尚需时日,此举不太可能显著改变印尼棕榈油供过于求的现状。”

远未水解,已接近干渴。刘博文指出,印尼调整DMO和B35(生物柴油强制调合比例达到35%)的政策意在解决国内扩仓现状,预计整体出口政策仍将保持宽松。即使B35投入使用,后期也会利好棕榈油。短期内每月增加10万吨左右的消费量并不能解决印尼目前的库存矛盾。

毕慧指出,如果印尼能在今年内实现B40的调合目标(生物柴油强制调合比例达到40%),预计每年棕榈油需求将增加300万吨,相当于每月增加25万吨,这将使处于扩张状态的棕榈油库存边缘化。

今年1月以来,印尼围绕棕榈油采取了价格补贴、出口许可、国内市场义务(DMO)、国内价格义务(DPO)等一系列措施。1月和3月,印尼实施的DMO政策要求出口商分别向国内市场供应计划出口量的20%和30%。4月28日,印尼暂停棕榈油及部分衍生品出口,以抑制国内食用油价格飙升。5月,棕榈油价格飙升。随着印尼棕榈油库存激增,5月23日,印尼在棕榈油禁令维持三周后恢复出口。根据印尼贸易部23日发布的规定,符合国内市场义务(DMO)的企业可以获得出口许可证,有效期为6个月。印尼首席经济部长哈塔尔托(Airlangga Hartarto)表示,印尼计划根据DMO规定,保证国内1000万吨食用油的供应。此次实施的DMO政策与今年第一季度采取的措施不同。

虽然印尼棕榈油政策不断变化,但其政策意图是稳定国内食用油价格,寻求国内食用油供应和出口的平衡。

ont-L"> 刘博闻称,印尼今年以来出口限制政策不断调整,其目的也是为了掌握棕榈油市场的话语权,意图进行持续的高位卖货,创造更多外汇,但是结果却背道而驰。

新湖期货油脂油料分析师陈燕杰指出,印尼政府的最终目的是实现持续低价的散装食用油供给,以满足国内广大低收入群体需求。但前期政策存在设计缺陷、执行不力等因素,政策效果未能有效实现,导致政策频繁调整。目前,印尼新的贸易部长上任,满足国内需求仍是要务,除非印尼本土散装食用油价格下跌至14000印尼币/升,不然印尼棕榈油出口限制政策(DMO)很难取消。

棕榈油价或呈整体弱势下行格局

今年,棕榈油主产地的产量在缓慢恢复,马来西亚的棕榈油库存一直维持在低位。印尼因为出口政策的原因出口量位于低位,且5月因出口禁令,棕榈油出口量达到历史的最低水平。同时,叠加国内产量恢复较好,从而造成了当前胀库的情况。

展望后市,刘博闻称,随着油脂的价格下跌,国际FOB豆棕价差不断恢复,棕榈油的性价比不断显现,预计后续随着印尼不断开放出口棕榈油,消费或会转好。未来,在印尼有效去库存后对棕榈油价格会形成明显支撑。不过,在国际宏观大背景下,油脂很难出现趋势性上涨行情,或会维持宽幅震荡偏弱的走势。

陈燕杰告诉记者,基本面看,印尼棕榈油逐渐恢复出口仍是最大利空。她解释,6月印尼签发的棕榈油出口许可证数量相比正常出口量仍偏低,库存压力有增无减。当前,印尼棕榈油全产业链已陷入胀库局面,加速出口势在必行。此外,近期,美联储强加息所导致的系统性风险对油脂的影响依旧存在。关注美联储7月议息会议前美国重要数据的变化,美联储7月加息75个基点的概率依旧很高,加息因素对大宗商品价格冲击不减。从印尼棕榈油生产成本角度,中期国际棕榈油继续深跌空间或受限,后期,关注印尼棕榈油出口税相关政策是否有变化,以及出口许可证签发情况。

“未来2个月,印尼和马来西亚两国的库存变化仍将是市场关注的焦点。”毕慧指出,印尼加速出口计划和刺激国内消费的效果将逐渐显现,但印尼库存压力逐渐缓解的同时,需要密切关注马来西亚棕榈油库存的累积风险,整体来看棕榈油的库存压力依然较大,仍将是国际棕榈油期价的重要压制力量。此外,美联储加息,宏观风险仍在释放,国际原油期价高位动荡加剧,也将对油脂市场带来额外压力,棕榈油价格整体弱势下行的格局很难改变。

毕慧补充道,俄乌局势尚未缓解,全球粮食危机隐忧仍在,欧美生物燃料需求的变化仍是扰动棕榈油价格变化的重要变量。国际原油期价的高位波动仍将继续支撑棕榈油制生物柴油的需求预期,从而制约棕榈油期价调整的深度。

中国棕榈油市场或具一定抗跌性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是全球主要的植物油进口国。近期,受疫情和全球植物油价格高企削弱需求的影响,中国对棕榈油等主要食用油进口步伐放缓。后续,中国油脂市场表现如何?

毕慧指出,短期油脂市场的交易逻辑集中在供应端和国际市场的传导。供应端来看,葵花籽油出口初现曙光,印尼和马来西亚棕榈油的供应压力持续增加,油菜籽和棕榈油产量的恢复性增长预期渐强,原油价格波动,各主产国生物燃料政策的变动,主消国进口变化,这都将成为扰动油脂价格的因素。短期内,受美豆油、马棕油、加拿大油菜籽高位持续大幅回落、原油期价高位波动加剧的联动影响,中国国内菜籽油、棕榈油、豆油三大油脂联动下跌。

截至6月28日,中国主要港口棕榈油库存处于历史低位24万吨。毕慧称,随着进口棕榈油成本的下降,后期到港量增加对国内棕榈油市场供给进行补充,供应边际改善,库存修复节奏需要关注。在供应预期主导下,基本面转弱预期仍在,国内基差从此前高位大幅回落。短期国际市场宏观压力增加,美联储加息,原油期价高位大幅回撤,国际油脂价格持续调整对国内市场构成明显压力,调整行情仍在持续。国内棕榈油期价跟随国际市场调整的同时,受到低库存的支撑,整体表现仍将较外盘表现出一定的抗跌性。

(作者:舒晓婷 编辑:和佳)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