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电子
 

任正非:铲除一切阻挡开放的人!只要有保守思想的人,就难吸收能量改进自己


时间:2022-07-06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来源:心社区微信微信官方账号

电子邮件总局

任发的电子邮件【2022】095号

任在专家委员会秘书处座谈会上的讲话

2022年6月1日

1.专家委员会秘书处是协助专家发酵思想的机构。促进专家之间的交流,允许他们跨国胡说八道。专家委员会秘书处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主要职责是收集专家意见,摘录你认为有价值的内容做简报。

1.唐(固网领域):在思想碰撞和交流的过程中,你希望华为专家委员会达到什么样的核心目标?

任:在我看来,沟通不容易达到核心目标,也不寻求达成一致。它只会促进相互启发和相互学习。华为的战略不能由少数人决定,未来不能由少数人设计,方向不能因为少数人的批评而改变。取而代之的,应该是成千上万个专家的碰撞,研究未来的方向,未来的路径。现在我们有6000多名首席专家和科学家,加上10多万名工程师,包括外部的科学家和专家,也允许他们进来交流。我的期望是打开边界,畅所欲言,互相启发,互相学习。

专家委员会是一个促进思想发酵的组织,让专家畅所欲言。你的秘书处把有价值的东西做成简报,促进有目的有方向的再发酵。你不是领导组织,而是指导组织。科学家允许“胡说”,专家委员会可以“胡说”,专家委员会的“小号”略窄。所以,我们没有要求专家委员会具体做什么。没有主题,没有方向,也没有动作。并不是喝一次咖啡就一定要有结果。如果不能发酵,还要报销咖啡费,也不需要复杂的验证手续。

各分委会负责组织聚会、交流等活动,也可邀请外部专家。真正的代表大会可能很少,但是一年应该有多少个活动,应该怎么碰撞,碰撞多少个领域?你做一个计划和预算,预算会分配给你,由各子委员会控制。公司即将公布《华为公司仪式管理规范》。专家的活动可以参照这个文件的标准,也允许专家的配偶、子女参加,但他们的报销费用标准是五折。

2.邹(产品数字化与IT设备):秘书处负责组织工作。你对秘书处有什么指导和建议吗?

任:专家委员会秘书处的作用举足轻重。其主要职责是汇总专家意见,把有价值的内容做成简报。

第一,秘书处不赞成也不反对公司。只要准确地表达了专家的意见,就可以重新激活专家的意见。为什么分一处,两处,也许三处,四处?两个秘书处的价值观可能不一样,但运作模式完全一样。这几年蓝军做了一些积极的贡献,敢于发声,敢于反对连队,这是好的。要坚持,公司的精神就是以自我批评为主,批评为辅。

第二,秘书处不仅做组织工作,还帮助专家。专家在网上发布文章,并将其发送给秘书处。看到有价值的内容,可以做简报。你不必每件事都做简报。你可以简单介绍一下你认为对二次发酵有价值的,促进进一步讨论的。秘书处不必每天都有产出。它可以分发专家的意见,或者结合他们的想法写一个简报,大家可以根据简报学习网络动态。有专家在国外网站看到一些文章,转载。你觉得哪些文章可以放在一起?一个是写总结,一个是综合。综合不是让你消化后自己写一篇文章,而是说明这些观点从何而来,读者可以自己点进去看。

3.陆(半导体器件领域):哪个业务

任:我们的大方向,扇形面的“喇叭口”是不变的。只是科学家委员会的“小号”大一点,专家委员会可以小一点。但是,你不需要在垂直向上和垂直向下延伸方面限制主航道的专业方向。“喇叭口”的横向扩展要经过预算审批。对于泥泞的方向,你发言没问题,但不要作为主题讨论。至于往哪个方向走,这是机构的决定,但专家委员会“胡说八道”后,会推动决策机构。比如软件的行政组织主要负责部门的能力建设,专家组侧重于运营。如果专家组对技术决策提出意见,公司将遵循其路径。

专家委员会秘书处负责组织和召集,也可以是“三人谈后种”的对话,可以自己组织,也可以自己讨论。跨国界的对话可以进行,这个领域的对话也可以进行。你主要讲一些宏观的东西,前瞻性的专业方向,可以直播,对内对外都可以。最好瞄准主航道和主战场。看了这么多专家的建议和发言,你有什么感受?这代表你个人的观点和想法,有差异是好的。网上一说,就有年轻人说这是不对的,就来破除迷信,解放思想。有什么不好?这是改革和完善的结合。

4.黄(数字能源):会后会产生很多想法。如何快速成为一个项目?有没有可以快速落地的项目和基金?如果等到第二年落地,“黄花菜”可能就凉了。

任:项目一定要在一个边界内。如果超出了主航道的边界,我们是不会支持的。Idea转化为项目和产品时,必须经过相应的各级投资决策机构的审核和决策,由他们来决定。我希望公司做的一切都要在边界之内,既能创造短期的价值,也能创造长期的价值。我们的预算仍然需要集中在具有商业价值的领域,无论是那些有客户需求的领域,还是那些我们想做的领域。所以你的创新要有商业价值,没有想法也可以做。

我们应该在每个领域都有一个计划,

并不是技术越高就越好,也不是Idea越多就越好。好的Idea的作用一定要“极简架构、极低成本、极高质量、极优体验”,如果不能对准现实需求产生价值,或者中、长期产生价值,就不是我们关注的Idea。我们不能随意去改革,改革的最终目的是要产粮食。

  5、崔(固定网络领域):在本职工作和专家委员会之间,我们的专家如何分配精力?

  任总:我认为,不涉及精力分配的问题。如果你是学光的,沿着光的路线走下去,我认为没有错误。但你用学光的眼睛横向看一下别人,行不行?就像吃饭时你也不是只盯着一盘菜。为什么要搞稼先社区、各种委员会?专家比较专业,但稼先社区涉及的领域比较宽,你看看别人“盘子”里的“菜”能不能吃,你想吃,也许就借鉴过来了。

  比如,煤矿是如何解决运输皮带机故障告警的问题?光纤放到皮带机底下,皮带机一震动,光纤就感知到了,传到地面。我们采用MEMS导航,结合精确寻北技术,实现了矿井下综采面割煤机液压支架长时间找直,定位在0.1m的精度,这不就是跨界吗?我们有很多东西在井下,在井下往井上走的时候,我就问了矿长,井下的无线电有没有管制?矿长打电话给无委会,无委会说没有管制文件。后来我在上海就说把上行、下行反过来做,井下就可以传更多路的高清数据到地面,我们就用数字拼接的方法,使作业面全景可视和远程操控,实现了井下无人开采。

  所以,你一心一意盯着主业,我们是支持和理解的。至于精力分配的百分比是多少,你晚上睡觉前花十分钟看看别人的那盘“菜”,行不行?

  6、王(GTS服务与软件):我们产生的心得、思想,以后如何应用它,怎么回到组织里去产生作用?

  任总:秘书处的人可以垂直循环,也可以横向循环,也可以干一、两年后去作战,你们隔两年下基层,有了成功的实践经验、理论去感知了实践,会有更高的晋升机会。比如,市场体系会开放一些最艰苦的国家和地区,作为高级干部的锻炼场地,他们去解剖一只小“麻雀”。比如,从财务核算开始,从PFC开始,从预算开始,从计划开始,从结算开始,从技术的交付开始,从工时定额开始,从工程交付开始……

  我们公司实行履历表制,他解剖完一只“麻雀”,履历表可能就有了5-6项,升“将军”要11个台阶,他就走了好几项。“麻雀”解剖完以后,可以让你解剖“老鹰”,再解剖“鲲鹏”,不就有机会成长为公司的高层领袖吗?我们就是这样锻炼各级干部的,拿出各种成长和锻炼的机会。如果你说愿意待在机关,那就做好职员。

  二、坚持开放,鼓励内外部人员跨专业、跨地区、跨年龄交流分享。点燃别人思想火花的同时,你也能吸收宇宙能量。

  1、田(华为云计算):公司内部鼓励分享,如何保证自己的想法或者胶片不被泄密出去?

  任总:这一点要向美国学习,比如美国提前几天就公布在几点几分攻打某个地方。强者怕什么失密呢?弱者才怕失密,因为强者就比谁的消化能力强、谁吸收快、谁吸收好。其实当你点燃别人火花的时候,也可以从别人火堆里反向吸收能量。

  内部分享是一个概念。我们建立“稼先社区”的目的是号召大家都开放,把部门墙一步步降矮,最后粉碎“土围子”。“稼先社区”发布的信息,我们希望可以在全体员工中共享,但是员工很少阅读,尤其是三级管理团队以上的干部不阅读文件,他们经验主义的奋斗必然被取代。如果有小部分内容你想向社会共享,就可以发布到“黄大年茶思屋”平台上。因为“稼先社区”有更多问题来自于产品,现实主义的经验、know-how……,很多接近于商品阶段的,因此在外网不是全开放。虽然只在内网开放,可能外网的人也会搞得清清楚楚。至于哪些应该公开,哪些不应该公开,由专家自己、专家委员会把握。

  现在“黄大年茶思屋”其实起到很大的激活作用,很多员工自己做了很多东西,在公司里不知道与谁交流,就在“黄大年茶思屋”平台上找到很多朋友,一起交流,一起解决了很多问题。

  2、崔(固定网络领域):专家之间都很想交流,但是专家之间可能有忌讳,专家如何做到与任何人交流都可以放下包袱,能够大胆交流?

  任总:只要是华为公司内部的人员,都不要有任何忌讳;对于外部交流,你们专家自己掌握分寸,但还是要多交流;至于要不要贴到网上与全世界交流,你们自己掂量。

  我们要做好开放交流,铲除一切阻挡我们开放的人。只要有保守思想的人,说话吞吞吐吐,就难吸收别人的能量改进自己。保守不开放、护犊子不让走的部门,虽然他保住了这个部门的力量,但阻扰了别人的进步,反而是怨声载道。干部是任期制,到期就要离开这个岗位,你建“封建堡垒”有什么用?

  3、李(移动网络领域):当前秘书处组织是按照无线、IT等纵向划分的,我们无线与2012实验室也有深入合作,2012实验室的专家是否也可以参与到专家委员会的讨论中来?

  任总:这是肯定的,科学家委员会和专家委员会完全可以自由往来,没有划定边界。你们也可以参与到科学家委员会中去讨论,他们也可以参与到专家委员会来,但是你们有各自侧重。你们以后往来要有交流圈,他们把信息也发给你,不要有边界。科学家委员会开研讨会,你拿个本子就去参加。

  4、惠(IT基础设施领域):计算是一个生态型产业,实际上还需要影响外部的产业链,去形成事实标准。是否可以有一些外部专家作为我们专家委员会的扩展成员,但是他们不在我们公司的任命里?有没有什么机制把他们卷进来?

  任总:应该是可以的。“黄大年茶思屋”和你们有区别,只要到“黄大年茶思屋”喝过咖啡、刷过进门卡的专家,自动就是会员了,他可以把意见贴到网上,也可以在线看。“稼先社区”可能还不能这么开放,但是与你们合作的专家完全可以成为你们的扩展成员,具体工作开展你们自己把握。比如我们的导师部导师都是老专家出身,首先就可以成为你们的会员,给顾问、导师有员工访问信息的资格。

  5、郁(公共开发部):我们很多专家的精力都在版本里或者在交付上,现在要打开言路、打开思想的氛围,如何能够快速开展起来?

  任总:你只要愿意让五千多人在这里辩论争吵,让他们“胡说四道”,他们的全部思路就出来了。历史非常多的伟大创造发明其实都在咖啡厅里产生的,比如仙童公司八个人喝咖啡,在餐巾纸上画了一下,不就创造了今天的Intel了吗?点燃整个世界半导体产业的烈火。乔布斯是叙利亚人,谷歌创始人是苏联人,索罗斯、格林伯格是匈牙利人,马斯克是南非人,这些不同国家的人在一起吵,美国咖啡不就崛起了吗?

  6、潘(秘书二处):跨域交流其实是挺有难度的。因为他本域的专家委员会有很强的商业驱动、组织驱动,交流不会有特别大的问题;跨域的时候,每个专家的知识面不一样,可能在这个地方他很厉害,在另外一个地方他连名词都听不懂?

  任总:鸡同鸭讲不就是“咕咕咕”“嘎嘎嘎”,愿意听就听,不愿意就不听。我们就是要打开这个“围墙”,让大家互相受到启发,听不懂也没啥问题。就像你听不懂英文,现在不是有翻译器吗?以后AR眼镜一戴,这边听听“鸡”叫,那边听听“鸭”讲,两边都可以翻译成中文。所以,我们先不要管专家觉得难不难,愿意交流就交流,不愿意交流就在樱花树下闲聊几句也行。秘书处的作用,就是把你认同的观点做成简报推动一下,就是这个目的。

  7、周(IT基础设施领域):海外的专家如何能更充分地参与进来,公司有没有什么策略?

  任总:我们有了“稼先社区”、“黄大年茶思屋”这些网络平台以后,海外专家的参与度应该会越来越高。我们团结起来,几个臭皮匠不就顶一个诸葛亮了吗?

  8、潘(秘书二处):是否加强天才少年这个群体或者类似群体的交流?

  任总:进入华为公司,就没有“天才少年”这个名词了,也没有博士、学士之分,也没有年轻专家、老专家之分。在网上发言的时候,谁知道你的真实年龄?发言跟年龄没有关系。但是,总不发言的人慢慢就会被边缘化。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