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电子
 

改善治理结构 农商行频现同业参股


时间:2022-07-09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本报记者郭北京报道。

近日,山西银保监局发布三则公告,同意山西静乐农村商业银行、山西宝德农村商业银行投资山西樊氏农村商业银行、晋城农村商业银行投资泽州农村商业银行。

对于同城农商行相互持股的原因,中部地区部分农商行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全国范围来看,约有20%~30%的农商行存在同业持股现象,即一家或多家农商行控股另一家农商行的现象在全国普遍存在,这种同业持股基本发生在同一省市。”

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农村金融与投资研究中心主任何文光对记者表示,“农商行参与同行业有多种可能。例如,出于改革和降低风险的目的,政府与其他主要农村商业银行相互交叉持股,或者农村商业银行出于财政投资和资本扩张的考虑,会导致农村商业银行相互参股。"

对于山西银保监局公布的相关事项,泽州农商行告诉记者,“这种情况是农商行内部扩股,目前还没有公开信息。”景农商业银行和宝德商业银行没有回复记者的询问。

加快投资

公告显示,山西银保监局同意山西静乐农村商业银行投资山西樊氏农村商业银行3480万股,占其全部股份的4.97%;同意山西宝德农村商业银行投资山西樊氏农村商业银行1000万股,占其全部股份的1.43%;同意晋城农商行投资5000万股泽州农商行,占其全部股份的3.57%。上述同业参股均发生在同城的农信机构。山西静乐农村商业银行、山西宝德农村商业银行、山西樊氏农村商业银行位于山西省忻州市,晋城农村商业银行、泽州农村商业银行位于山西省晋城市。

记者注意到,此次扩股的山西樊氏农商行和泽州农商行此前均已申请固定收益。

2021年7月23日,证监会披露了对山西樊氏农村商业银行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申请的审核意见,核准其定向发行不超过2.15亿股新股。该批准自批准之日起12个月内有效。2020年6月,泽农商业银行获准募集4.52亿元增加补充资本。

山西樊氏农村商业银行和泽州农村商业银行没有回应关于前次定增计划完成进度的相关问题。

参与此次入股的山西静乐农村商业银行,2017年总资产为24.12亿元,此后一直未公布财务数据。忻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3月末,山西静乐农村商业银行存款较年初增加4.48亿元,完成一季度目标的140.1%;实体贷款余额较年初增加1.41亿元,达到一季度目标的146.63%。

根据参与此次入股的宝德农商行经营数据,截至2020年末,宝德农商行总资产为59.2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2022年以来,山西省内已有多起农商行同城级参股行动,共涉及13家农商行。

4月7日,山西银保监局发布批复,批准闻喜农商行、芮城农商行、平陆农商行、绛县农商行、稷山农商行投资夏县农商行,上述6家农商行均位于山西省运城市。5月6日,榆社农村商业

在全国范围内,省内农村信用社之间的相互投资和参股也在近两年频繁发生。2022年初,湖南省城步农商行、昭阳农商行、邵东农商行、南岳农商行、茶陵农商行、遂宁农商行、芷江农商行、江永农商行、桑植农商行、宁远农商行等10家农商行获准参与对外投资。

2021年,山东鄄城农商行、汶上农商行、鱼台农商行、邹城农商行等多家农商行获批入股地方农商行。

行业“升温”

font>

银保监会的多份报告中都提到,农商行股权分散,股东数量多。

记者注意到,农商行之间交叉持股的现象一直存在,农商行持有同区域内农商行的股份非常普遍。如常熟银行持股江苏镇江农商行70.5859%,江苏宝应农商行20%;无锡银行则持股两家村镇银行;河北涿州农商行持股河北定州农商行7.8236%;江西上高农商行持股江西湖口农商行3.97%。

广发证券在此前的报告中也提到,“农村商业银行中一般出现较多的交叉持股,第一大股东为金融同业的占比最高(25%),其次是制造业(18%)和批发零售业(13%)。”

何广文告诉记者,这种农商行互相持股的现象,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概括起来主要是三种类型:资本补充型、技术输入型,以及收益驱动型。在农信社改制为农商行以及后期农商行增资扩股过程中,对于经营状况不佳、甚至亏损的农信社和农商行,企业及个体工商户往往缺乏投资入股意愿。在此情况下,地方政府通常推动省(区、市)其他农商行出资入股,推动完成增资扩股计划。虽然农信社产权制度改革的初衷是希望吸收多元化、高质量的民营股东入股,但通常因为缺乏高质量的民营股东,而在一定程度上倒逼形成了农商行相互持股的现象。利益驱动型的同业持股,农商行出于股利分红和跨区扩张需求的经济动机,而持有其他农商行的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有公开的观点认为,农商行之间的彼此参股是出于“中小行抱团取暖”共同抵御风险,可以在运营管理上互流互通等原因。对此,何广文认为,省联社—县级行社模式的构建有其自有优势,但也有限制。建议以资本为纽带,推动产权制度优化,逐渐建立起以股权为中心的控制权关系,提升县级行社公司治理的有效性。

同时,通过股权引资引进战略投资者,一直是包括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在内的中国银行业改革的主要路径之一。农商行相互持股比例较小,但仍对风险抵御具有一定的影响。一方面,一些农商行在投资入股的同时,还会派遣管理人员帮助被持股农商行提升经营管理、风险管理能力。另一方面,省内或地市形成股权关系的多家农商行能够产生联合效应,特别是在数字科技时代,单个县域法人行社难以数字化转型成本,需要联合建立数字化服务系统,共同抵御金融科技的冲击。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