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电子
 

疙瘩汤里缺失的那点味道


时间:2022-07-11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索王波

人在生病脆弱的时候总喜欢矫情,我也不例外。一直想软的像个儿子,可我已经当爸爸了,装硬气,不敢轻易撒娇。情绪无法发泄,只好满足于味蕾的满足。上了嘴瘾,压了肚子,才能得到一点安慰。

头疼脑热的时候就没胃口,尽管山珍海味很好吃,但就是想吃点软的。于是,憋在心里的饺子汤不由自主地从嘴里蹦了出来,我远远地喊道:“媳妇,给我做一碗饺子汤,西红柿鸡蛋木耳火腿肠,锅里撒点香菜,别忘了再滴两滴香油。”

当他的妻子听到这些,她不情愿地开始行动。过了一会儿,她端着一碗香喷喷的汤走过来,骂他:“你有病,没力气,却懂得使唤人。”我只好笑了,然后接过碗,一口吸下去,用手抹了抹嘴,倒了下去,心想:“差不多有意思,就是缺了点味道。”当然,这只能在心里小声说。

小时候生病,爸妈给我做快餐,只做面汤,甜的,咸的,配蔬菜和火腿,配火烤的干馍馍和一小碟咸菜丝。刚开始我还挺不满意,翻箱倒柜找零食。但是后来觉得只有父母的面汤才是最舒服的。

父母做的汤不一样。妈妈的疙瘩汤,均匀细致的疙瘩,光滑如珍珠。入口后,不经咀嚼就穿过喉咙,直达肠胃,顿时感觉很舒服。而我爸的疙瘩汤更豪迈,有的疙瘩甚至有鸡蛋大小,更抗饿,还能填补胃里的空隙。

我家搬进安置房前,面汤是院子里灶台上的一口大铁锅做的。造出来的时候就是一锅,老老少少被迫一起享用这种所谓的病餐。自从搬进这栋楼,我就不喜欢以前生病了。豆豆汤只有偶尔约好了才能端上桌,而父亲的豆豆汤因为端不上桌,已经彻底退出江湖,火腿肠、麻油、酱菜丝就更不用说了。没有豆豆汤再怎么吃都没意思。

日子一天天过去,人们在希望中一点一点地奔波。参加工作后,难免会混日子。每当我喝醉了酒,我总是点一锅颠簸的汤来铁胃。

说实话,酒店的汤比家里做的精致多了,食材也更高级,但总感觉差不多好吃。那种味道里有激动,有关心,甚至有应对,但终究是温暖的。可惜,当我做了父亲,明白这份温暖的时候,父母已经白发苍苍。

我转过头,看着正在给儿子喂颠簸汤的媳妇。我觉得我那碗坑坑洼洼的汤里的那种不好的味道,在我儿子的碗里应该是完美的。肯定是。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