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电子
 

欧元兑美元跌破平价 日元欧元同贬 美元强势能否延续?


时间:2022-07-13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欧元美元。图/IC  photo

美元。图/IC图欧元下行趋势持续。北京时间7月13日,欧元兑美元最低值为1.0005,欧元兑美元仍在平价边缘浮动。此前,7月12日,欧元兑美元跌破平价,最低0.9999,近20年来首次。

一年前的2021年7月9日,欧元兑美元1.1875。分析表明,欧元对美元加速贬值的根本原因是欧元区的根本劣势显现,欧元区经济前景面临巨大挑战。与此同时,欧洲央行收紧货币政策的能力有限。

近期日元也出现快速贬值,日元对美元汇率创24年新低。随着欧元和日元的贬值,美元一直保持强势,美元指数升至108以上。分析认为,美联储激进加息必然推动部分资本流向美元资产,但预计目前流向美国的资本相对有限。

欧元兑美元跌破平价,美元指数升至108上方

上周,欧元兑美元汇率跌至1.02的20年低点,本周进一步跌破平价。

截至纽约时间7月12日收盘,欧元兑美元下跌0.02%,至1.0038。欧元自2021年初进入下行通道。2021年初,欧元兑美元汇率还在1.23,但今年年初已跌至1.13。截至7月12日,欧元兑美元下跌了约11.8%。

过去一个月,在欧元快速下跌的同时,美元指数开始加速上涨。7月11日,美元指数升破108关口;7月12日,美元指数维持在108上方,收于108.16。

人民币汇率相对不变。北京时间7月12日,在岸人民币对美元163,336,030收于6.7345,较上一交易日下跌269个基点;当晚收于6.7229,较前一交易日日夜盘下跌39个基点。7月13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7282,较前一交易日上涨5个基点。

欧元跌至与美元平价,反映出欧元区对经济衰退的忧虑仍在加剧。在今年俄乌冲突导致供应短缺的影响下,欧洲能源和食品价格飙升,欧元区CPI不断创新高。6月CPI初值同比增长8.6%,而PMI一直在下降,显示出经济增长的疲软。在6月份发布的最新经济公报中,欧洲央行下调了今年的经济增长预期,并上调了通胀预期。预计2022年欧元区实际GDP年增长率为2.8%,2022年通胀率为6.8%。

7月12日召开的欧盟成员国经济和财政部长会议也聚焦经济风险。会议指出,由于能源和大宗商品价格飙升以及乌克兰危机等因素,欧盟经济面临的不确定性上升。一些欧盟成员国的公共债务占GDP的比例仍然很高,远高于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前的水平。企业、家庭、政府的偿债能力都会受到压力。

兴业研究分析师鲁愚指出,近期欧元对美元加速贬值背后的根本原因在于欧元区基本面劣势的显现。欧元区前四大经济体德国、法国、意大利和西方6月PMI数据进一步走软,制造业PMI降至2020年水平,服务业PMI连续两个月下滑。目前欧元区的服务业已经不再主要受到严格疫情控制的抑制,这意味着高通胀已经开始侵蚀服务消费需求。俄乌冲突爆发后,能源和食品价格加速上涨,德国经济迅速进入滞胀状态。

面对美联储的超级紧缩周期,面临更高通胀压力的欧洲央行受困于该地区经济体的债务风险,并被束缚在泰格的背后

在今年6月的货币政策会议上,欧洲央行决定从7月开始加息。会议纪要指出,7月启动加息周期25个基点被视为“合适的第一步”。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成员同意继续将“渐进主义”作为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的四项指导原则之一,前提是不排除在必要时加息25个基点以上,以保护中期物价稳定。有市场

分析认为,这暗示了未来欧央行更加激进加息的可能性。

余律等指出,面对极高的通胀压力,欧央行加息已箭在弦上。然而,大幅加息将使得欧元区衰退风险及高债务国偿债压力增加,市场预计欧央行实施紧缩力度有限。当前市场对欧央行的加息押注已回调至150个基点,即2次50个基点、2次25个基点的加息。

对于后续欧元的走势,余律等认为,第三季度欧元区基本面处于明显劣势,除非欧央行有“超鹰派表现”,否则欧元将维持疲软状态。然而,面临不断加深的滞胀风险,欧央行超预期实施大幅度加息也不无可能,此时将迎来欧元反弹。

欧央行加息能否止住欧元的跌势?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欧央行加息可能并不能阻止欧元下跌,反而可能对欧元汇率构成负面影响。加息恶化基本面前景的影响更大,目前状况下,欧央行加息可能增加欧元区经济衰退担忧,尤其欧央行加息势必增加边缘过债务压力。并且,欧央行加息对欧元区通胀影响有限,欧洲的通胀更多是“外生”因素和供给冲击带来的,包括能源危机、供应瓶颈、上游价格传导与疲软欧元等。目前欧元区还面临第二波通胀压力,上游价格传导与能源供应紧张;同时,欧央行加息可能恶化企业投资,供给下降,不利于控通胀。

欧元日元同贬 美元保持强劲 如何影响资金流向?

近期日元的跌势也引发市场较大关注。日元自今年3月份以来加速贬值,从1美元兑115日元左右水平贬至目前的1美元兑137日元水平。

东证期货分析师元涛指出,日本面临的问题还是经济增长乏力,但是实际上的通胀压力有限。因此日本央行可以继续维持宽松政策,做全球紧缩中的“逆行者”。日本央行的政策导向非常明显不过,就是持续采取宽松政策来坚持到经济好转的阶段,以日元贬值为代价“熬过”目前滞胀的环境。

全球均面临高通胀局面。元涛认为,全球经济目前处于从滞胀走向衰退的阶段,因为高企的通胀带来的高利率对于实体经济形成了打压,通胀周期滞后于经济周期,产生的结果就是政策制定者对于高通胀的压力做出的反应将限制抵御经济下行政策的空间。由于高通胀的顽固性,这个过程很难给经济平稳过渡的空间。

欧元日元的贬值相对支撑了美元的强势,这是否会影响全球资金流向?周茂华表示,美联储激进加息不可避免推动部分资本流向美元资产,但预计本轮资本流向美国的力度相对有限,主要是由于美国经济衰退的前景,还有各国都在同步加息,以及市场对美联储激进加息、缩表已经进行了较为充分的计价。但预计少数经济、金融存在结构失衡,经济结构单一,经济对外依存度高的经济体面临的压力会相对大一些。

人民币是否受到影响?在上周美元指数升破105关口后,人民币兑美元有一定震荡,但相对保持平稳,对多货币则有所上升,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自102.30上升至103.63。兴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王涵认为,考虑到欧洲和日本的“弱势”,美元仍有阶段性支撑。外部动荡下中国仍具“避风港”效应,人民币后续走势逻辑重心依然在国内。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顾志娟 编辑 徐超 校对 柳宝庆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