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电子
 

网约车聚合平台存监管空白,如何填补?


时间:2022-07-14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一些地方主管部门也对网约车聚合平台的业态感到困惑:这类平台需要取得网约车经营许可证吗?地图、旅游信息平台是否接入网络开展相关业务,是否受交通部门监管?平台与联网的网约车及其关联公司之间的权利义务如何确定?

文|张剑编辑|朱昱

来源:金融电子法律

7月4日,济南市城乡交通运输局公布的最新一批行政处罚决定书,高德出租车接入的网约车平台3354因合规问题被处罚,一次收到5张罚单。

在最近的采访中,E法发现一些从其他平台退网的不合规网约车转向了网约车聚合平台。

按照网约车聚合平台的运营模式,并不直接设置运力,只是提供乘客与入驻网约车之间的“撮合”服务。

相关专家和行业人士对财经E法表示,网约车聚合平台存在一定的监管空白。为充分发挥行业自律作用,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联合中国城市公共交通协会网约车协会分会、山西省网约车协会等行业组织,共同编制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信息聚合平台运营服务规范》(以下简称《聚合平台规范》),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01

  聚合平台入驻商屡被罚

2022年以来,接入网约车聚合平台的第三方服务商屡遭处罚,都是因为合规问题。

根据济南市城乡交通运输局发布的信息,截至7月4日,共有9家网络约车平台被处罚,包括妥妥e出行、麦田商旅、适时用车、神州出行、享途出行等。其中,仅在4月份,脱脱E就收到了14张票。处罚原因是服务车辆没有拿到《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

6月下旬,深圳交通执法部门发布的信息显示,深圳共有207辆营运车辆,但接入深圳网约车预约出租车监管平台的只有76辆。

6月初,宜昌市道路交通综合执法支队通报称,通过执法检查发现,高德出租车到起飞之旅、适时用车、与中国同行、优e行、妥e行、起飞之旅等6家本地网约车经营者未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提供服务。支队立即责令高德乘坐的出租车停止向上述六家经营者提供服务。目前,这些运营商已经将高德的出租车下架。

5月初,杭州市交通局发布消息,脱脱E线因服务车辆未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服务驾驶员未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被行政处罚。5月6日,脱脱E线收到11张票。

工商资料显示,脱脱电子银行成立于2018年2月。2019年,他被连接到高德出租车。目前是高德地图的战略合作伙伴,核心线下服务商。2021年初至今,脱脱E线业务规模进入网约车行业前十。“适时用车”和“麦田商旅”也是高德出租车的战略合作伙伴和线下服务商。

与滴滴出行、T3出行等头部网约车平台的直接调度模式不同,网约车聚合平台依托地图软件,将所有网约车平台汇集在一起,提供信息匹配服务。用户无需安装单独的网约车App,通过地图软件的打车功能页面即可设置起点、派单、结算账单等操作。

根据全国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发布的数据,截至2022年5月31日,全国共有274家网约车平台获得经营许可。其中包括滴滴出行、T3出行、曹操出行等。占据了很大的市场份额,对聚合平台的依赖性很小。其他小平台大多选择加入聚合平台。

一般来说,中小型网约车运营商没有太多的实力来扩大市场份额,而地图则如此

有网约车行业人士对《财经E法》表示,聚合平台解决了中小网约车经营者的订单流转问题,网约车市场的扩大得益于聚合平台。有了聚合平台解决订单流,现在只要注册公司,向交通部门申请运营许可就可以开展网约车业务。

目前,最大的网约车聚合平台属于高德出租车和百度出租车。目前,高德出租车是目前接入网络中数量最多的汽车运营商。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7月,高德推出了基于地图服务的聚合打车服务,这是业内首家网约车聚合平台。目前,高德出租车已登陆全国300多个城市,提供经济型、舒适型、商务型、豪华型和出租车车型,拥有100多个在线汽车共享平台。

02

  成不合规网约车聚集地?

根据现行法律法规,网约车合规的核心要求是:经营者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驾驶员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证》(以下简称“个人证明”),车辆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以下简称“车辆证明”)。

自7月5日起,在使用高德打车和百度打车后,财经E法发现,前者连接的网络由专车运营。

商有10家左右,既有曹操专车、T3出行等头部平台,也有一些小型网约车平台,如飞嘀打车、AA出行、星徽出行等。后者可选的运营商有5家。

  一位飞嘀打车司机对财经E法证实,近期有一些被别的网约车平台清退的司机转到了各中小平台,最终通过聚合平台接单。由于北京市的网约车合规要求较高,完全合规的难度大,现在加入飞嘀打车这样的小平台,最核心的还是京牌车,可以选择向租赁公司租赁。这些车一般能拿到“车证”,但“人证”有京籍限制,暂时无法取得。“加入平台时,审核有无犯罪记录、事故记录,这些是基本要求,查得很严。”这位司机表示。

  在深圳市,高德打车上可选的运营商有十余家,包括妥妥E行、如祺出行等,这些运营商暂未在北京上线。

  一些网约车司机告诉财经E法,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深圳市也提高了网约车的合规要求,被清退的不合规司机越来越多,这些司机同样转到了小平台,并在聚合平台接单。但在近期,各中小平台也在进行合规审查,未来不合规的司机和车辆即使加入小平台也会越来越难。

  这些司机还透露,一方面不少司机被清退,但另一方面新入行的网约车司机也在增加。向租赁公司租赁有证车辆需要排队,少则半个月,多则需要两三个月,租金价格也是水涨船高。而申请“人证”的考试也要排队,等待时间需要1个月左右。

  财经E法先后下载妥妥E行、飞嘀打车等网约车平台司机端测试。

  其中,妥妥E行提示,必须提交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交强险等基础证件和文件。虽然页面显示需要提交人证、车证,但同时设有“暂无”按钮,如果点击“暂无”,而其他文件均齐全,也可以提交平台审核。

  飞嘀打车的要求类似,上传的资料包括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具备当地车牌的车辆照片,同时提交无暴力犯罪、交通肇事犯罪、危险驾驶犯罪、吸毒,酒后驾驶记录的证明,即使没有“车证”“人证”也可以提交审核。

  上述两家平台的司机告诉财经E法,“车证”“人证”资料不全的情况下,虽然平台方也会提示完善资料,但并不影响运营。

  财经E法通过交通运输部官方微信公众号的网约车合规查询端口查验,采访中通过聚合平台选乘的几辆网约车均不合规,既有车辆不合规,也有司机不合规。

  03

  如何填补监管空白?

  南昌市交通运输综合行政执法支队在近期的一篇调研文章中提出,聚合平台因自身不直接开展网约车经营服务而无法成为交通执法的监管对象,部分聚合平台存在接入无资质网约车平台提供服务的现象,导致交通安全不可控、服务体验参差不齐,对网约车经营秩序造成了冲击。与滴滴等自营型网约车平台公司有明文规定不同,网约车聚合平台公司因属新生事物尚无规范性文件予以定义。

  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顾大松对财经E表示,聚合平台的出现,符合国家发展平台经济的导向,也有利于形成网约车行业良性市场结构。但是,目前对于网约车聚合平台这一业态尚无明确的政策规定,仅可参照《关于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的原则性规定。

  顾大松注意到,有的地方主管部门也感到困惑:网约车聚合平台是否需要取得网约车经营许可?地图类、旅游类信息平台接入网约车运营公司开展相关业务,是否属于交通运输部门监管范围?聚合平台与接入的网约车及所属公司之间权利义务关系如何确定?

  5月下旬,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联合中国城市公共交通协会网约车分会、山西省网约车协会等行业组织,共同编制了《聚合平台规范》,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聚合平台规范》将网约车聚合平台经营者界定为,“依托互联网技术整合出租汽车供需资源,为乘客与线上约车平台(含网约车平台和巡网融合平台)提供交易撮合及居间服务的企业法人”。入驻聚合平台的企业应为,具备所在城市的网约车平台或巡游出租汽车经营资质,与聚合平台经营者签订合作协议,入驻到聚合平台提供当地出租汽车运输服务的网约车平台公司或巡游出租汽车公司。

  关于合规审核,《聚合平台规范》提出,聚合平台经营者应严格做好相关方运营能力的评估,通过信息交互和三方认证,做好安全与技术服务的兼容和支持,保障平台入驻商具备驾驶员准入资质审核的能力,向入驻商旗下符合准入条件的驾驶员及其车辆派单。

  顾大松对财经E法表示,在《聚合平台规范》编制过程中,邀请了相关网约车平台企业人士,以及江苏、广州市、深圳市等地交通运输部门相关负责人及行业专家提供咨询意见。《聚合平台规范》对信息聚合平台基本能力、入驻商准入准出、价格公示、安全应急保障、投诉处理分工等方面作了具体规定。

  顾大松称,《聚合平台规范》是基于引导网约车信息聚合平台规范发展定位,在强调聚合平台“底线责任”的同时,也通过正面引导,推动网约车信息聚合平台规范发展。

  网约车聚合平台的数量仍在增加。7月初,华为推出“Petal出行”应用。应用信息显示,Petal出行是一款聚合国内优质网约车供应商的打车快应用。应用页面显示,Petal出行基于华为此前推出的PetalMaps地图。Petal出行目前支持城市包括北京、深圳、南京。华为方面表示,支持城市持续增加中。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