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电子
 

王铎“入古出新”的当代教育意义


时间:2022-07-17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新增众测推广文案-->

■陈思思(广东技术师范大学研究生)

王铎书学思想的最宝贵之处在于极为重视前人的书法文化,并善于将传统的书法法度与个人性灵结合,在崇古、复古的基础上大胆革新。因而探究他的“入古出新”思想,对当代书法教育具有指导意义。

1 “丢字”与“加字”

从王铎存世的临创作品中可窥见王铎书学的独特性,常常存在较大的主观选择性,王铎学《淳化阁帖》或学其他帖时,其临摹作品的内容与原作内容出入较大,带有一定的随机性,存在“丢字”现象以及“加字”现象,所谓“丢字”是去掉所临内容的某字,“加字”则是个人主观所加,或是从不同帖中选取某字、某段而加,因而出现了“二帖、多帖互融”的现象,但整幅作品不失和谐与动感,这些书写现象取决于王铎个人的主观选择与内化。

如王铎的《临王献之忽动帖、冠军帖》,王献之的《忽动帖》原文:“忽动小形多,昼夜十三四起,所去多。又风不差。”王铎书写内容为“昼夜今十三四起……又风不至差”。此处加字在王铎笔下书写得恰到好处,字里行间的气息更为融合,这也是王铎能够融汇各家书写技法的体现。另外《临王羲之敬和帖、吾唯帖》二帖内容进行杂糅,其“丢字”与“加字”与原作内容存在差异,但不失整体美感。再有王铎临《淳化阁帖扇面》,将四帖融合在一起,《得识婢书帖》《八月廿九日帖》占据篇幅较多,后又结合《谢郎帖》《此计江东帖》中的个别单字,内容虽不易理解,但在临摹形式上实属具备创新性。

王铎此类书写现象启发当代书法教育的教师与学生,在学生夯实基础的前提下可以采用新颖的书法创作手段,利于激起学生的学习兴趣、开放天性,同时在书写过程中利于丰富书写内容、笔法转变、把握字与字之间的连接与节奏等。

2 “涨墨”的运用

王铎在中年时期学习与探索书写之间墨色的变化,继承前人用墨经验并不断充实自身的书写笔墨能力,在后期临摹的基础上结合自身对字形、章法的理解,丰富作品的层次。此外,他十分注重墨色与整体作品的和谐关系,并在墨色上讲求浓淡、干湿、润燥相宜的变化,大大增强作品中点画、线条的表现力。其书法作品可以做到枯笔连续四至十字之多,但枯笔中也能见润墨之态,可见其沉淀数年的笔法功力,在整体的书法作品中更见其个人性情。

王铎在墨法的创新便是独树一帜的“涨墨法”,可见他大胆用笔用墨的特点,其“涨墨法”的运用在整幅作品中并非仅仅是用墨,而是结合了果敢的笔法、挺拔有力的线条,其生动内化的笔力,并融入整幅作品的行气与节奏,是将行气发挥至跌宕与和谐二者相互和谐统一的状态,给人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在其中年后的作品中,还时见用涨墨法入书,或舔墨初浓直书至笔中墨渴方休,如此往复,形成了强烈的节奏感。正因王铎善书,其大写意的中国画中也极具书法用笔的骨力与文人意趣,以及大胆运用墨分五色的特点,并在画面发挥了他独有的“涨墨”之法,使得绘画作品更具潇洒之气。接近晚年时期的王铎,其书法作品中的线条挺拔有力,笔法更为果敢,字里行间更加从容平淡。

当然,“涨墨法”运用需要强劲而深厚的书写功力方能驾驭,若书写不当会影响单字笔法的表现,从而影响字与字之间的节奏、行与行之间的行气的表现。在当下书法教学中,要求学生根据自己的书写能力再加以练习与体会。

3 “行气”的平衡

王铎书法行、草书风格潇洒个性,作品可谓以气势取胜。其用笔的转折停顿,与字之间能够很好地连接起来,每一行都有连绵之感且不失趣味。在王铎取法“二王”的基础之上,避开临摹王羲之书写易柔美的问题,融合王献之体势的连贯性,在其临摹王献之的《琼蕊庐帖》中的一段书法中,可见王铎在单字的处理上有自身加入的碑刻元素之外,单字进行左倾斜或者突出中轴线的变化,或是改变字体的大小、墨色,丰富了整体的连贯性,可见王铎书写之时有意注重行气的变化,使得更富节奏。

《淳化阁帖》中大部分帖注重笔势,少有字与字之间的连接,但是也能从字势中感受到气息的连贯,例如《宋明帝帖》字与字之间似乎是“藕断丝连”的关系,整幅作品的章法也略微散碎,王铎对其进行探索性的临摹,有意识地进行笔画相连,使得整体更加连贯;并对字体“人、二、休”做了缩小的处理,以及“郑、修、家”等字多了放大的书写,并且“家”向左倾斜之势与“修”的偏于中轴线之右的相互融合,使得此帖的行气更加紧凑连绵,且富有动态的活泼之感。

从上述可见,王铎师古却不拘泥于古,这很值得当代书家与书学爱好者推敲与练习。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