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电子
 

《矿业资本》梦想破碎:虚拟货币监管加码 矿业消失倒计时?


时间:2021-06-01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作者:郭子硕

资料来源:《时代周刊》

矿主透露“闲置机器越来越多”

“采”正处于生死关头,币圈战战兢兢。

内蒙古严格停止虚拟货币“开矿”后,素有“开矿之都”之称的四川迎来了政策拐点。

“许多向国家电网供电的‘煤矿’已经停止运转。”5月29日,四川成都的“矿主”王乐妍(化名)告诉《时代周刊》记者。

日前,国家能源局四川监管局(以下简称“四川能源监管局”)发布通知,为“矿业之都”整顿“矿业”拉开帷幕。

根据通知,为了全面了解四川虚拟货币“开矿”情况,四川省能源监管办公室决定组织一次调研座谈会。国家电网四川省电力公司和四川省能源投资集团将参加座谈会,汇报各自供电地区虚拟货币“开采”的情况和建议,分析今年关闭虚拟货币“开采”对四川废弃水电的影响。

“现在只是搞清楚四川虚拟货币‘采’的情况,还没有进展到讨论措施的阶段。”5月28日,一位接近四川省能源监管办公室的人士向《时代周刊》记者透露。尽管如此,货币圈早就“沉默”了。

5月2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以下简称金融委)召开第51次会议,明确指出要严厉打击比特币挖掘和交易行为。“监管当局对‘采矿’的态度一直很明确。内蒙古最禁的‘挖’令出台后,四川跟进只是时间问题。”一个币圈资深人士,发现“开矿资本”并不意外,故意停止“开矿”。

近年来,四川、云南等地水电资源丰富,电价低廉,吸引了许多“矿”入驻。

很多矿主告诉《时代周刊》记者,四川水资源丰富,有大量废弃水电。“‘采矿’消耗大量电力。为了节约成本,我们经常接入水电。”一个“矿主”说。

“在此之前,四川也提出了几项与虚拟货币相关的监管政策,但实际影响并不显著。这一次不同,财务委员会定下了基调。”5月29日,四川另一位“矿主”告诉《泰晤士报》记者,内蒙古新规出台后,很多“矿主”认为放弃四川水电更环保,政策缓冲空间大,“但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一次彻底的调查”。

“挖矿”遭遇重创

中国市场是比特币的重要重镇。虚拟货币数据提供商Messari在《亚洲加密货币格局》报告中提到,中国控制了比特币(衡量矿业计算能力的指标)65%的散列率,远高于美国(7.24%)、俄罗斯(6.9%)等国家。

中国的“矿”用电量也位居世界第一。数据显示,中国比特币矿商占全球总用电量的60%。在“碳中和”的背景下,停止“采矿”逐渐成为共识。“采”的是苏,悲观情绪在币圈蔓延。

四川“矿工”李平告诉《时代周刊》记者:“政策在不断收紧,预计‘矿业’的损失很难估计。”四川是“李平门”掌管“矿机”的首选。目前大型联合开采平台关闭,散户只能自己购买采掘机,要求开采。“闲置的采掘机越来越多”。联合“开采”是指平台提供矿位、供电能力和运维服务,客户投入采掘机械和电费,双方共同经营开采的方式。

江,创始人。TOP,声称“联合开采是开采的最佳选择”。姜认为,由于矿山的统一管理和风险分担,联合开采大大降低了大多数矿工的损失可能性。

随着监管的收紧,联合“开矿”

“联合开采不是一项稳定的业务。”参与联合开采的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刊》记者,联合开采需要收取托管服务,“托管费经常调整”。此外,用户退出联合开采时,平台将收取采掘机残值18%-30%的服务费。

根据此人向《泰晤士周刊》记者提供的联合开采协议,在发生停电、断网、自然灾害、国内政策等“不可抗力”的情况下,一方因不可抗力未能履行合同项下全部或部分义务的,免除其全部或部分责任,另一方不得主张损害赔偿。这意味着一旦联合矿业平台提供托管场地、电力、网络后出现任何风险,平台承担的风险有限,大部分用户只能自己“买单”。

严格监管的声音从未停止,但人们对虚拟货币交易和“挖掘”的热情从未减弱。

“虚拟货币交易现在不能交易,所以是第一次。'采矿'总比没有好。“一个矿工有坚定的态度。他正在用一台配有1070ti显卡的电脑“挖矿”,以29MH/s的计算能力,一天可以“挖”出0.00111ETH (Ethereum)。电脑消耗400w左右,每天消耗9.6度,成本6.5元左右。

即使政策前景明朗,仍然有“小白人”天天梦想发财。

《时代周刊》潜入几个“矿业交换集团”

”,每天有新入群者请教大神去哪儿找矿场,询问矿机购买信息。

  “现在是政策调整期,‘挖矿’的人不敢大声喘气,但我觉得反而是最好时机。现在转手的矿机多,矿场托管价格也会很好谈。”5月28日,一名“挖矿”不到两周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新人往往会踩很多雷,仅是矿场电价、矿机算力就有很多学问。矿机算力低,产出能力难以达到回报预期。而算力高的矿机却价格高昂,动辄十几万元。”李平介绍称,监管趋严,“挖矿”已不再适合新手入场。

  今年2月,内蒙古率先提出将全面清理虚拟货币“挖矿”项目;5月25日,内蒙古出台《内蒙古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坚决打击惩戒虚拟货币“挖矿”行为八项措施(征求意见稿)》,明确打击和惩戒虚拟货币“挖矿”行为内容。

  经初步统计,截至今年4月底,内蒙古关停清退35家虚拟货币“挖矿”企业,每年可节约用电52亿度,相当于近160万吨标准煤的发电量。

  多名业内人士预测,在内蒙古和四川之后,各地都将跟进。禁止虚拟货币交易和“挖矿”已是大势所趋。“大量矿场已经开始出海,主要地点是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等国。”一名资深业内人士透露。

  地方监管变迁

  四川是我国水力资源最为富集的地区之一,水电发展加速。另一方面却是——配套的工业和消纳情况不佳,四川大量清洁水电因无法输送出去、用不了只能白白弃掉。

  国家能源局4月29日公布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3月底,全国水电装机容量约3.71亿千瓦(其中抽水蓄能3179万千瓦)。水电发电量排名前五位的省份依次为四川(516亿千瓦时)、云南(431亿千瓦时)、湖北(222亿千瓦时)、贵州(157亿千瓦时)和湖南(108亿千瓦时),这些省份合计水电发电量占全国水电发电量的73.2%。

  虚拟货币市场行情见涨,“挖矿”热潮爆发,“矿主们”瞄向水电充沛的四川。不过,早前,四川不少“矿场”使用的都是小水电站直供电。直供电量的价格由发电企业与用户协商确定,并执行国家规定的输配电价。

  为促进富余水电消纳,2019年四川便提出以电力体制改革为重点深化要素市场化改革,建设水电消纳产业示范区。当年7月,四川省多个部门联合发布《四川省水电消纳产业示范区建设实施方案》,确定在甘孜、攀枝花、雅安、乐山、凉山、阿坝等六个市州开展水电消纳产业示范区试点。

  上述举措被视为可有效促进水电消纳。政策优惠之下,部分矿场的用电开始接入水电消纳产业示范区。

  实际上,地方政府对虚拟货币“挖矿”的态度也存有暧昧,一度摇摆。这一情形在甘孜州就可见一斑。

  2019年1月,甘孜州政府下发《关于甘孜州矿场清理整顿不再新增的通知》,指出要利用当前比特币价格大幅下落的时机,引导有关矿企退出;要求各县(市)不再接受新的挖矿企业的开办,控制增量。

  2021年1月29日,甘孜州政府又印发《甘孜州州级工业集中区评定办法(试行)》和《甘孜州工业集中区建设指南》的通知。

  文件指出,“十四五”时期,甘孜州将统筹推进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发展,在水电消纳示范区重点引进以区块链、大数据等绿色高载能企业,引导比特币“挖矿”逐渐转型为分布式云计算中心,逐步打造集数据生产、汇聚、处理、交易、应用于一体的数字经济全产业链。

  在金融委定调之前的4月14日,甘孜州还召开全州区块链产业发展座谈会。

  座谈会指出,甘孜州区块链产业发展优势得天独厚,发展势头强劲、潜力巨大、环境优越,并称区块链产业是一项符合川西北生态示范区定位、符合绿色高质量发展要求的新兴产业,对促进甘孜州水电消纳园区建设,弥补受疫情影响带来的经济损失有着重要意义。

  虚拟货币“挖矿”所带来的经济拉动作用,或许有限。

  有媒体5月30日报道,内蒙古一家挖矿企业2020年全年的税收仅25万元,但月均耗电量却高达2500万度。今年前4个月纳税仅9万元,但月均耗电量高达4500万度,折算能耗约为1.5万吨标准煤。耗能之大,远超一般传统企业。

  “因政策生变,接入水电消纳园区的矿场全部停工,部分矿主又重新使用直供电。”一名在四川拥有矿场的矿主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部分业内人士认为,“挖矿”是为了交易,而虚拟货币交易具有金融风险是社会共识。“挖矿”面临金融和环保双重监管,不能只从消纳水电单一角度出发。“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更为重要的考虑,‘挖矿’行业在国内消失或许只是时间问题。”一名资深业内人士说。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